居所中的水与火:厨房、浴室、厕所的历史

光藤俊夫 Toshio Mitsufuji. (2010/1984)居所中的水与火:厨房、浴室、厕所的历史 Sumai no hi to mizu:Daidokoro yokushitsu benjo no rekishi.

  • 厨房
  • 火食/炉/灶/臼和杵/粥/釜与锅/庖丁与俎/叉子与匙/庖厨/水道/坎儿井/水井/厨房/文明池/食道乐/Living-Dining/整体厨房
  • 浴室
  • 沐浴/施浴/蒸汽浴/窑浴/桑拿/钱汤/石榴口/“汤女”与“三助”/卡拉卡拉浴场/浴室/浴缸/淋浴/整体卫浴
  • 厕所
  • 厕/冲水式厕所/猪厕所/蓄粪/路边厕/中世纪的城堡/砂雪隐/尿壶/凡尔赛宫/坐浴盆/Toilet

厨房、浴室、厕所,这些都是如今的居住生活中不可或缺之物。然而就在不那么久之前,人们还将自己的居所称为“巢”,其中也许有供躺卧的东西,但绝不会有什么装置可以供人做饭、沐浴以及出恭,所有这些事情在户外解决才是当时的常态。当然这也是不得已,因为当时人们还没摸清应付其中的“火”与“水”所蕴涵的危险性与污染性的门道呢。于是,为了寻求更加方便的解决之道,想办法将厨房、浴室、厕所纳入室内的历史就此展开。而这毫无疑问可以看做是为了让“火”与“水”登堂入室的历史。

P001

尽管如此,但住宅里浴室面积的标准到底是谁定的呢?当然标准总是依照最低值制定,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一直都按照“最低值”本身来实施呢?我想知道其中的缘故。如果只是因为“可以在家中沐浴”这样的感动而将窄小的浴室一直延续到今天,那这也太谦恭了吧。肯定还有其他各种理由。但对于这些理由,人们一直没有进行任何的探讨,总之这是事实。我想,我们现在有必要对浴室的“大小”这一问题重新考虑。

P056

茶室院子中的雪隐…充满古寂幽情,尽量使用古柱、古琴。厕中道具,虽求古寂,要紧的是用那些新鲜清净的。”这是千利休的弟子一茶师南坊宗启在《南坊录》中所说的话。

正因这里是最能如实反映其“思案所”之异名由来的地方,“无论用的是多么古老的材料,总之必须得干净”,我非常理解他这样强调的心情。此时的“砂”,可以说是能充分烘托这种古雅闲寂的东西。这里往往营造出幽暗明灭的氛围,这就是其他国家特别是欧美诸国所没有的细微心思了。所以谷崎润一郎在他的《阴翳礼赞》中写道:“某种程度的幽暗,彻底的洁净,以及蚊吟能入耳的静谧,是必须的条件。”大概写的就是这个地方吧。

顺便说一句,谷崎先生最讨厌的、那种在四面都是亮闪闪的瓷砖的厕所中的“与‘风雅’、‘花鸟风月’完全无缘”的冲水式马桶,是在明治中期进口到日本的,最初在商场、宾馆使用;真正普及开来,则要到大正时代了。

P102

云盘阅读

以下链接内容为外部下载地址,内容结果来于蜘蛛程序对云盘共享资源的自动抓取。若权利人发现电子版书籍或者PDF文档中任何内容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断开链接。



此处内容需要付费才能显示

¥9立即支付 升级VIP 付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