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性 Flexibility

灵活性背后的哲学是:现代生活的要 求是如此的复杂多变,以至于任何作为设 计者来预见这些要求的努力都使得建筑不仅不适用,并且表现出——实际也是一种 设计师的集体“伪意识”。

艾伦·科洪Alan Colquhoun ,1977

就算生活和工作或者吃和睡有理由被称为活动,仍不意味着它们对发生其间的空间有着具体的要求——提出具体要求的 是人,因为他们希望以自己特定的方式解释同一种功能。(1962, 117 )o

赫兹伯格,1962

我们可以分辨出建筑中三种明显的 “灵活性”策略。

1.冗余(Redundency )雷姆库哈斯在其著作《小、中、大、特大》里指出空间冗余是许多前现代建筑的一个特征:那里很多房间都没有指定的用途,很多房间并非有特定功能。不过,尽管在这些老房子中这种灵活性现在可能依稀可辨,在当初它们建造的年代可不是这样形容的。

2.通过技术手段达成灵活性。很多现代主义建筑试图通过使建筑元素——墙、窗,甚至地板——可移动来达成灵活性。这种假设“灵活性”是通过建筑物来实现,并且是建筑师将其纳入设计当中的,它使得这种应用远离“灵活性”的第三种意义,这种意义认为灵活性是使用的特质,而不是建筑物的。

3.作为政治策略。灵活性的最终目的是破坏由资本主义建立起来的已有的产权关系和功能划分。

如果“灵活性” 一直是一个令人困惑 的字眼,那一定是因为它必须扮演两个彼 此矛盾的角色:方面它在一定程度上服务于功能主义并使之切实可行,但另一方面它又被用作抵抗功能主义。这之间显著的差别在建筑师使用这个术语的过程中 常常不被注意。

词语与建筑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