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达卡综合体 Bangladesh National Capital

从抽象到具体

根本没有像现代这样的东西,因为属于建筑的所有东西都存在于建筑中,并且有它自己的力量。

试图与贬值的符号世界决裂, 背离具象世界, 探究抽象空间自足秩序,这一度让现代建筑运动陷入窘境。尽管路易斯康不认可“现代主义”这一命题,但他也不可避免的遭遇了“现代主义”的危机。

和柯布西耶一样,路易斯康也是以极端抽象的语汇为起点,然后用物质性的手段对抽象形式进行修正。不同的是,柯布西耶是使用曲线和粗糙质感来反映了作为物质和肉体的人存在,路易斯康则是使用具有原始意义的“秩序原型”和具体的建构来修正抽象对具体的排斥。

© Flickr. Shumon Huque
© Flickr. Naquib Hossain

从具体到抽象

附属的住宅和医院,立面都采用了砖砌拱形成了大圆洞,抽象的圆洞被建造的物质性拉到了可感知的具体。议会大楼的混凝土洞口似乎又是在模仿砖砌圆形洞口的逻辑,这也符合混凝土可塑性的特征。但是,看似清晰的建构,并没有完全追随材料性能或者结构效率的逻辑。最终这种具体性又被剥离,建筑变得不可读,就如康所说的“废墟”,什么都没有。

无论是双层皮形成的深邃的洞口,还是穿插的楼梯斜线,它们都有“可度量”的具体意义,比如功能、建造、形制、原型。但形式上都是采用方、圆、三角形,试图免去这些具体的意义,成为一个没有指代的符号,走向“不可度量”。

不断在抽象与具体之间徘徊,这让这组建筑具有矛盾、多义、模糊的特征:抽象的几何原型与具体的建造并存;既像古典的历史遗迹,又像来自未来的有机体。既有意义,又无意义。

我对我的作品最温暖的感觉是当我可以创造一些东西,一些我觉得属于建筑而不属于我的东西。

The warmest feeling I have toward my work is when I can make something I feel belongs to architecture and doesn’t belong to me.

© Flickr. Naquib Hossain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