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6年10月31日,致威廉·怀特信

今天白天在奥古斯都·佩雷的家中度过。我刚刚对您提到过,是的, 在这座高塔上,在这座位于9层的空中的花园里,你会真实地感觉到凡尔纳小说中所描述的场景!在佩雷先生的家中,充满太多诱惑,太多惊奇,令人对可能性深信不疑。

在这里,相形之下,贝伦斯和霍夫曼就像两只猎犬,目光短浅,顶多算是有才干而已。然而,一名建筑师将承担的远不止于此:他应当是先知,是预言家,他手持的法版出要求他比音乐家的目光还要长远——因为他所应用的材料更加实在,更加沉重,需要更坚实的基础把额紡举起并安放到柱子上。所以,建筑再次成为艺术之首。这不是爱慕虚荣,这是围绕一种崇高而繁重的使命而生发的纯净的情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