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从生物学上讲,我们先倾向于喜欢具有显著自然特征的景象。

罗杰·乌尔里希

那些早期的家完全是由自然元素组成的:它们这些场所可以遮风避雨、有可以食用的绿色植物,适于耕作,有水,有狩猎者和猎物,有季节变换,有阳光和风暴。

研究表明监狱里那些可以看到自然景观的房间中罪犯比没有这个环境的房间里的人犯病的机率要低。其他的研究也表明给生病的人送鲜花的传统可以提高他们的康复率。

材料的变化并不一定会改变它所传达的信息。19世纪的些作家提出,哥特式建筑是对树林的一种模仿﹔现在我们可能会觉得这种解释过于天真,但是对于观看的人来说的确会有类似的效果。例如韦尔斯的牧师会礼堂,或者埃克塞特中殿里装饰着棕榈叶的拱顶,能够让人强烈地感受到林间空地的感觉,我们很容易在这两个与某种原型相一致的建筑中找到愉悦的感觉。为了再一次改变材料,东京建筑师坂本一成最近在伞形钢柱上做了一系列波浪形钢屋顶。1988年的藤冈住宅是这个系列中比较典型的一个:它那非常抽象的室内设计看上去就像是树的枝叉一样。

因此,它证实了我们喜欢被自然环境或者它们的替代品所环绕。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自然环境都能带来安静的感觉。文学作品中对密实的自然环境的描绘往往会给读者造成焦虑不安的感觉;今天当我们想像被留在曾经是我们远古家园的非洲热带雨林中的时候,我们会感到恐惧和害怕。

格朗特·希尔德布兰德 Grant Hildebrand《建筑愉悦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