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对谈︱柯布×尼采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1887-1965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

瞧,那遥远而冷漠的太阳,主宰着我们的生活。

如果没有它所照耀的人们,它有何幸福可言哩!

白天和黑夜,它连续不断却又将昼夜交替强加于我们

最近我黯然走过死尸色的晦暗之中,黯然忧伤而冷酷,闭紧嘴唇。在我眼前沉落的不仅是了太阳。

你是说月亮吗,昨天月亮升起时,我以为,他要生出一个太阳​。可是,他怀孕是骗人的,就像那些伪善者,他们的精神听信劝说藐视这地上的一切,但他们的肉身却不听信。

鹰和蛇是我的宠物,太阳之下最高傲的动物和太阳之下最聪明的动物。

人是一条不洁的河。要能容纳不洁的河流而不致污浊, 人必须是大海。太阳要在海上狂吸,海的欲望竖起成千的乳房。

我爱大海,它是水滴的女儿,蒸汽的母亲。

大海情愿让太阳的焦渴吻它,吸它,它情愿化为大气和光的本身!确实,我像太阳一样爱一切深海。

我们眼中的世界是不是被束缚在大地上了?

从前亵渎上帝乃是最大的亵渎,可是上帝死掉了。现在最可怕的是亵渎大地的人。我忠于大地,不相信那些希望超脱尘世的的人,他们是蔑视生命者,大地对他们感到厌烦,那就让他们离开人世吧!

他们死去时背就着地了。

作为厌倦世界者,他们依然贪恋大地,还念念不忘自己的厌倦世界!大地,他有一层皮,这层皮有好些病。例如,其中有一种病,叫做人。

虽然在大地上也有沼泽和痛苦的事情:捷足的人却会越过泥浆,并且像在擦得光滑的溜冰场上跳舞。

我应该把底层献给大地。

就像太阳把大海也说服得涌向它的高处。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的灵魂很慷慨大方,他不要人感谢,也不给人报答:因为他总是赠予而不想为自己保留。

诗人们说谎太多了。人们在诗人身上找到珍珠,这样,诗人自己也就更像是坚硬的贝壳了。我常在他们身体里发现含盐的黏液而没有灵魂。

一个词,一个词,所有单词串连起来,巴黎对我说:焚毁你曾经所爱,爱你曾经所毁。

你为什么要偷偷地画画?

如果被知道我天天在私底下取悦缪斯,那可不是好榜样。

我有一个弱点,就是喜欢把自己的思想同一些事联系起来; 因为我希望我的思想能够形成一个结论,而非纯粹主观的个人化的领地。

对我而言,男性裸体就是建筑。当我不设计建筑时,我看一切事物都是女人。

你想为穷人设计房子吗?

不,我应该为世人设计房子。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