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林·罗 Colin Rowe

在柯林·罗的论文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是建筑作品在感观经验与知性理解之间产生的张力;“ 一个具有中等理解力的人”( 1982,175 )在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与从仔细阅读平面和剖面中所获得的知识之间产生的张力。

柯林·罗这样解释“看”( seeing)建筑的两种方式之间的区别:

因为以心智理解的平面永远是首要的概念,而映入眼帘的垂直面则永远是首要的知觉,并永远是理解的开始。( 1984,22 )

写建筑时,柯林·罗总会描绘视觉的经验,但是因为很清楚仅仅这样做是不够的,无法充分发挥语言在建筑上所起的作用,所以他会出其不意地转人思维概念的讨论,并且从这两种“看”的方式的差异中提出自己的论点,这种从视觉到思维认知的转换没有哪里比他写的柯布西耶的《拉图雷特》(LaTourette,1961)一文中更加突然。

只有通过将关注点转入建筑物的概念,语言讲述的视觉经验才具有意义,因为在从概念出发的交互考查下,眼见的事实开始弱化并遭到质疑。只有“ 当感觉在显而
易见的随意性中变得茫然不知所措之时,思想更倾向于相信直觉,更倾向于认为,尽管矛盾重重,但是在这里,问题不仅已经被认识到,而且已经得到解决,并且,这里存在着一个合理的秩序。”( 1982, 15) 时,作品就开始具有了批评的意趣。

词语与建筑物

康德美学的实质恰恰存在于“映人眼帘的印象”与先验的审美属性之间的这块空间里。柯林·罗的写作兴趣几乎只局限在这个区域里,他既不复制视觉的印象,也不试图描述先验的理念,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两者都是语言力所不及的。

词语与建筑物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