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学校 Apollo School

1980-1983

阿波罗学校 Apollo School
© AHH

和而不同

两所学校又许多相似之处。但是,由于基地条件的不同以及随之产生的教室开窗朝向的不同,而且还因为两个学校所在社区的基本方针的不同,这两所学校建筑之间也存在一些重要的区别。

每一座建筑成果表现为同一根源产生不同的变体。结构原则大约可以分为20点,根据它们被表达的方式可以归纳为:内-外;框架系统或普遍地采用砖、窗台、钢构件;正常的或加大的尺寸;十字交叉梁或ㄒ字交叉梁等。

所有的因素都由某种同一体系的方式相联系,而这是出自在设计每一点与其他点的相互关系的阶段时的考虑,以致每一步骤都与前一步骤相关联。

赫曼·赫茨伯格 Herman Hertzberger

错层

两所阿波罗小学校的大厅都有一个竞技场似的不同标高的空间组织,它们大大地扩展了社会交往的范围,很容易随时形成演员与观众的场面:坐在联系高低两部分的踏步上的孩子,很快就进人观众的角色,而在较低部分的表演者就会感到自己进人角色,做出你可能会称之为表演的行动。

中心空间的错层设计不仅让人联想到竞技场,它还是六个教室的结合点,六个教室分为两组布置,互相之间取得了最大的视觉联系。这种视觉联系把所有的教室联系在一起,而这在层次严格划分的布局中不可能取得。

中心大厅空间很像一个大的公共教室,整体上具有一个大起居室的特征。玻璃天窗提供了最大的可视度,即使教室的门都关闭时,从阳台上向下看大厅也能看得清楚。通往最上层的楼梯尽可能做得通透,以避免遮挡视线并让透过天窗进入的阳光能穿透层层空间到达底层。

赫曼·赫茨伯格 Herman Hertzberger

之间 In-Between

如果教室之间的空间用来创造出一个像门廊一样的地段,如同在阿姆斯特丹的蒙特苏里学校样,这些地方可以作为一个适当的工作空间在这些空间里你可以独自学习,既不在教室里,也不是被关在教室之外。这些空包括了用矮墙围合而成并有独立照明的工作台面以及一条板凳,为了尽可能细致地控制教室与大厅之间的接触和联系,安装了一扇半玻璃门,这种门的模糊性既可以提供一定程度的开敞,又可以提供所需要的隔离。这里,我们又次看到作为班级小型博物馆和陈列馆的玻璃展示窗。

赫曼·赫茨伯格 Herman Hertzberger
© AHH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