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6年3月20日,致马克思·杜·布瓦信

亲爱的杜·布瓦:

我收到了卡宾附在信中的一份公报。长久以来,我感到我们之间的沉默可能是危险的,尽管显然这是由于环境所致。通过定期收到的《艺术小信使》,我得以了解当下围绕被毁城市的重建问题而展开的激烈的讨论。

这份公报中不乏夸夸其谈,但其中也显示出不少积极的创举。您只要寄100苏给巴黎都灵大街38号的阿道夫·卡多,便可以获得一份这样的 《艺术小信使》,到时候您将比我更清楚地了解当下的一些大规模的文化和艺术活动。

卡尔宾在信中写道:“如果您们的事务在各个方面都已准备就绪;那么我相信,实现它价值的时候到了。”其中,各个方面(加了下划线)指的是:专利申请、贸易组织以及具体的实施方法。

那么,杜·布瓦先生,我们进展得如何了?我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卡宾在信末补充道:“我再次提醒您们留意即将在巴黎举办的博览会。”是的,我认为:是时候了。

三件事:

1) 今天上午,我的事务所来了一位工程师。他马上要启程去罗马。 这位先生受雇于罗马的一家大公司,这家公司在墨西拿设立了分公司, 负责那里地震后的重建工作。我给他展示了一下我们专利的大致原理, 但并未泄漏关键的技术。我告诉他睁大眼睛,我让他觉得下订单给我们必 定回报丰厚。他受雇的那家公司便是罗马的FBR。

请跟我说说您去年冬天遇到的那位先生(意大利议员)如何,或者看看在那里的佩兰。是否可以帮上些忙。

2) 我现在正在考虑于波兰建造我们的房屋的可能性。我们是否需要接触当地的一些要人。该如何推进此事?

3) 关于即将在巴黎举办的博览会我们是否参加?该如何筹备? SABA,是否可以在网球场地上建造一座我们的房屋?哪怕展览结束后就被 卡车运到周边的郊区去。

我们该如何经营SARA?难道抱着专利睡大觉吗?现在是该加把劲的时候了。您知道,我可以在法国信使报上发表文章,我可以找人引荐比利时部长卡尔东·德维亚尔先生’及女王。这些都将成为非常直效的手段。

在这里,我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而您,在巴黎,随便出门走走或驾上汽车,您就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咨讯。

我绝对信赖您,我们之间的争端已经结束。

在纳沙泰尔有位举足轻重的承包人,法国政府给予他相当的建造特许 权(据说专门做可拆装的建筑)。如果能够同他合作,那么我们方案的具体实施将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请您一定要多方了解一下关于网球场博览会的信息。这必将是一场盛大的集会,全部思想都将云集于此,各个城市的市政当局将作出他们的选择。

时候到了。我们将花上3000-4000法郎建造一座房屋,并在它的每 一个房间里展示我们的设计方案和原型:简约的骨架,无需模板的楼板系统以及所有相应的配套设施;还将呈现整个街区,乃至整个城市的规划。 您看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是的,应当将想法付诸实施,应当尽力促成此事。

那就一言为定,我亲爱的杜·布瓦。您去打探消息。我负责请权威人士对我们的方案作些评价,以使舆论对我们有利。关于此事我有可靠的关系。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真诚地与您握手。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