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读藤本壮介︱精神康复之家 Home for the Mentally Handicapped

Sou Fujimoto

不规则秩序

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

管子·乘马

不规则的秩序在人类建造活动中一直存在,但大部分为被动式的,即是因为所处环境所造就的。现代建筑师中,西扎的设计属于被动式的,看似随机的形式,其实每一个曲面,每一个折线,都有它来自场地的“诱因”。

藤本壮介的不规则秩序是主动式的,没有外部的“诱因”,是一种选择。既然可规整也可混沌,那么就选择一种介于秩序与混沌之间的秩序。藤本壮介没有去阐述这种形式有多么好,多么合适这个建筑,让建筑去和环境以及使用者碰撞出更多的火花。

无为之治

这种看似有点“痞”、有点“不负责任”的设计策略,算是建筑秩序上的“无为之治”。要知道,在没有建筑师的时代,人居环境并没有乱套,人居环境作为一个复杂系统,有他的“自组织”功能。

建筑师往往习惯于夸大设计的力量,为设计的每一个动作找出充足的理由,来说服自己,然后再说服业主。让一切都按照建筑师的设定有序进行,完全忽略建筑所处环境的自组织属性。

5.4M

基本单元为5.4m见方的平面,两间卧室的尺度。弗吕日居住区 Cité Frugès

不同材料的相同呈现

屋顶为镀锌钢板,外墙为松木板。被刷成了一样的颜色,弱化了材质的属性,强调了形体的轮廓。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