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读阿尔托︱珊纳特赛罗市政厅 Saynatsalo Town Hall

被冲破的院子

这是一个四边围合的院子,但并不严肃。南翼被拉开,独立出来,院子裂了两道口子,成为了视线控制与布景的关口。让人联想起几乎同一时期设计和建造的拉图雷特修道院, 都以矩形围合的院子为起点,然后在连接处被冲破。那两道口子让图书馆变得自由,山墙面与U型主体不需要明确的对位关系。

珊纳特赛罗市政厅东南入口 ©Addison Godel
珊纳特赛罗市政厅西南入口 ©Mariano Mantel

抽象与具体

无论是哪个角度,垂直高起的会议室都成为了主角。会议室方正,但不是一个简单的盒子,螺旋的楼梯包裹着会议室。楼梯从内院走廊伸出,到外侧变成了悬挑,截然不同的表情。咬合、依附,收退、凸出,形体无法用单一的构成逻辑来描述,与妹岛设计的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不同,材质与一些细节把它从抽象又拉到了具体。

Saynatsalo Town Hall ©Mariano Mantel

折墙

场地的西南角似乎有强烈的“势”,整个建筑顺势往东边波折了几下,这些小动作带了许多意外的惊喜,不仅在外部,还有内部,最突出的莫过于那廊道的转角处。类似小动作出现在入口处,墙体探出头来,形成入口。这是一种基于场地的丰富几何学,也是解读阿尔瓦罗·西扎的钥匙。

珊纳特赛罗市政厅 廊道转角处 © Tero Takalo-Eskola

两层与一层

与柯布西耶的“底层架空”相反,院子的地面被抬高,二层在内部变成了一层,准确说是人造丘陵。阿尔托与柯布西耶思考的是同一个问题:建筑如何接地?

屋顶的倾斜强化了内院与外部的差异。屋顶向内倾斜,内院的檐口被压低,外部的檐口被拔高。

Saynatsalo Town Hall © Tero Takalo-Eskola
Saynatsalo Town Hall © Addison Godel

屋顶

© Matthew Girling
© Matthew Girling

Reference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