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图里亚斯美术馆︱建筑改造

弗朗西斯科·曼加多︱Francisco Mangado︱西班牙︱建筑改造︱ 旧立面与新建筑︱中庭︱自然光

阿斯图里亚斯美术馆位于重要的阿斯图里亚斯地区的首府奥维耶多市。该扩建意味着整个建筑群会占用更多历史城区的空间,使博物馆更加靠近大教堂,并与这个城市最具代表性的广场相邻。

拆除与保留

在扩建之前,这座博物馆最重要的一栋楼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宫殿,但它的一侧却被一幢建筑物不恰当地遮挡,计划之一就是要在扩建的施工过程中将其挪走。为了施工的执行,博物馆买下了相邻的几栋面朝街道的建筑。

这些建筑是在其它时期建成的,他们的楼道又窄又深,空间狭小,不利于通风,不存在什么建筑价值。就其内部而言,要将它们转变为展览空间是不可能的,其外观虽然称不上惊艳,却在尺寸和规模上有利于维持统一完整的城市形象。

首层平面图/GROUND-FLOOR PLAN
  1. 入口和接待处
  2. 大厅
  3. 考古遗迹
  4. 主楼梯
  5. 展厅
  6. 洗手间
  7. 二期扩建
  8. 二期联结处
  9. 宫殿A
  10. 宫殿B
  11. 联结处
二层平面图/FIRST-FLOOR PLAN

策略

第一,新的建筑要与城市联系在一起,第二博物馆的内部格局应当能够激发参观者个人的思考。

旧立面与新建筑

第一个决定是保护由现存建筑外观所形成的城市景观,同时在内部进行彻底改造。建造一个新的具有当代特征的建筑的同时还要去维护古老的城市构造,因为正是那些古老的建筑成就了这个城市独特的魅力。我们的思路是在旧建筑的立面后侧修建一个新的建筑,通过新旧两楼的对比,增添新的城市趣味,增强建筑的表现力。

空间形式的解决方案

将楼梯平行于街道放置,于是一个历史与现代感叠置的空间便形成了,向内或者向外的视野不再直接,而是被时间的流逝过滤了,这种过滤在三层隔膜的叠加上体现出来。当参观者走上台阶,他们可以看到街道,但那不仅仅是街道,更是厚重的历史。

双立面
三层结构

此外,这个立面三层结构间的互动让其变得更为特殊,尤其是它们之间几何式的联结,那种慢慢靠近又忽而远离的方式,构造了一个有趣的入口空间。这栋新建筑会因为沿用了老立面上的透明镂空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这些镂空源于旧建筑的自身框架,就像仍在旧废墟里一样,我们致力于寻找一种类似于超现实主义的表征,让新建筑中的矿物材料和历史建筑中的旧材料互动起来。新建筑的外观透明、闪亮,显示出捕捉历史建筑倒影的意图,从而形成我们想要的外观效果。

基于以上的所有,这个项目不仅表达了现存建筑和新建筑的融洽关系,还传递了一个无论是在视觉上还是在形式上都强有力的、充满着微妙变化的形象——这种形象恰恰适用于凸显一个文化机构的重要性。

中庭

该建筑的内部格局则效仿了城市中传统的院落布局,不仅联系了周边环境,还让展览空间拥有了空间质感和光亮。这样的一个平面很容易突出中庭,整个展览大厅都是围绕着特殊的中庭展开的,从上方和侧面进入的光照亮了中庭。这样关于空间元素的精心设计整合了各条通道和路线,并制造了视线交叉的可能性,让游客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和距离来进行参观和思考。

屋顶平面图/ROOF PLAN

这是一种简单的方法、一个能够产生丰富效果的空间。空间的留白让新的建筑和宫殿的平面保持连贯一致(宫殿的结构也是由中央庭院展开的)。这个空间还会举办一些临时的展出,得益于这个大型中庭的视觉暗示,整个建筑的内部呈现了清晰明了的路线通道,这种氛围既赋予了每个房间一定的亲密性又保证了整个博物馆结构的清楚和统一。

壮观的采光井

自然光

自然光是建筑中最好的材料,光线从顶部的锌制天窗自上而下进入,将上层空间与周围的历史建筑在视觉上联系在了一起,尤其是大教堂。光线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最低的楼层,人工照明只需要在某些艺术品展出的点进行设置即可。

立面上的大型镂空

这种垂直的照明还受益于立面上的大型镂空和具有特殊雕塑质感的中庭,大片、深邃的镂空被金属铝划分,加强了建筑表面的反光效果,大厅墙面的白色、楼梯间的暗纹墙面和金属铝的应用也共同营造了特殊光效,使得室内的光线景观每天每时变幻不断,就跟这座城市变化着的自然光一样。

构造图纸/CONSTRUCTION DRAWING
  1. 橡胶防水薄膜
  2. 橡木地板(14)粘于聚苯乙烯层
  3. 钢筋混凝土墙(300)
  4. 通风立面:石板(40),铝龙骨,聚氨酯保温(40)
  5. 涂以瓷釉的铁板(10 )
  6. 隔断墙:石膏板(15+15)
  7. 覆有1.2毫米金属铝的DM板
  8. 铝框、双夹层玻璃
  9. 镀锌钢管支撑结构
  10. 内嵌楼梯扶手:铝板(3)、夹层玻璃、荧光灯
  11. 橡木(20)粘于聚苯乙烯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