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图雷特修道院窗户设计

公共空间立面都从内部两排柱子挑出2.2米,对应着承重构件与墙体分离的法则。

波动的墙面

混凝土窗棂与不同宽度的玻璃组成了波动的墙面(ondulatoires)。在埃阿尼斯·塞纳基斯的第一个方案中,西翼的三层全部使用不同的节奏来划分间距。后来柯布西耶决定沿开间设定三个基本的“旋律”,剩余的部分根据这三个初始的“旋律”组合。

模度窗

H型和Z型是柯布西耶在《模度》中模数的标准化墙体构件, 模度比例只使用在了水平方向,在垂直方向只是三等分,这赋予了一定的灵活性。本希望借此宣扬标准化的建造,但是,最后结果依然是现成浇筑,由于承重构件带来的框架的误差,同样需要生产不同尺寸的构件。

这是一种“精确呼吸”的系统,曾在巴黎庇护城(救世军大楼)中首次使用。通风设备安装在窗棂的槽里面,如同飞机的机翼,可以绕立轴旋转。

尽管追求一种统一性,但结构框架、H型和Z型窗户,还有波动的墙面,都表现出它们的个性。理性在这里是控制性的,拼贴和并置造成片段与分离,也造成统一感。

“管道”走廊的一侧为白墙,一侧为波动的墙面,沿着步道穿行,从身体上感受到建筑的架空,波动的光影与缓缓的坡道,共同形成了一种多重的体验。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