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图雷特修道院祷告区设计分析

侧礼拜堂的曲线与“光炮”,圣器室的“机关枪”,充分表现了柯布西耶设计中的挥洒自由。不过,他也绝没有把理性置于一旁,那是他整个概念方法的生命源泉。

柯布西耶将每一对矛盾都铸造成一个诗性的表达机器,产生的结果是所有的地方都产生一种特有的气氛和张力。早期的纯粹主义戒条已经逊色,让位给雕塑家的纯熟手法,后者支配法则就是要明确的将矛盾与惊奇的想法结合在一起。

圣器室看起来像从一张纯粹主义的绘画中直接脱模,它与主体的墙面碰撞在一起,那两排“机关枪”莫名的偏离了轴线,与墙体的挺拔向上对比出张力,不等边的四边形截面加剧了尺度的含混。侧礼拜堂用了相似的手法,不过是采用了曲线的混凝土外壳,随机的形态强化了主体的“诗性直角”。通过这些“骚乱”的叙事,将生命气息引入教堂。

教堂主体就像一个休止符,在这个组合中,每个元素都在与这个巨大的几何体发生关系,而这个具体的几何体本身并没有扮演什么角色,与泥土紧紧的锚固在一起。他也许是块现代巨石,或者是那些早期文明建筑的后期,甚至柯布西耶本人也将它与亚述城堡相比较。

在内部,圣器室、侧礼拜堂、管风琴室都突出与主教堂,没有正式的过渡空间,只是干净利落的切出一个洞口。墙角被裁切出两个口,墙体折出室外,形成光带。另一个切口是那扇美玉门框的旋转门。这些粗野的切口与抽象的几何体相呼应。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