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图雷特修道院入口空间分析

1955年,柯布西耶为雕塑《静止的生活》(Nature morte)绘制了一幅草图。这是一个方形框架,用一系列规则或者随机的曲折形体组织,制造出一种张力。色彩的亮丽组合加强了这种张力,而整件作品好像悬浮在一块“天然地板”上,实际上,那就是它的底座。

修道院的入口使用了相同的雕塑句法游戏,它可以被解读为这种游戏的前奏。这块区域的平面彻底开放,仿佛完全不设防,甚至连防护栏都没有。例如门廊,仅仅是一个景框。这让人想起柯布西耶在与佩雷有关带形窗的争论中提出的想法:借用开窗来取景,这种想法构成了它的理念。

整体的效果是一个抽象的欧氏几何空间,雕塑般的物品放置在其中。前景是一间接待室,以夸张的自由曲线形式呈现。柯布西耶在这里复述了菲荻雅斯对帕台农神庙的说教:我们正是从轮廓的凹凸曲折认出了那位造型者;工程师躲开了,雕塑家干了起来。

接待室前面是一条长凳,划出一道水平线。随后,顺着长凳的方向,来访者的视线被吸引到一个模样古怪的土墩上。据说,这里面盛放着来自建筑基址的遗物,用混凝土封存。不管这个传说是否真实,这个毫无明确形状可言的土墩确实神秘地阻断了穿越门廊的视线。

近乎冷些的理性与雕塑般的形态形成对比,整个修道院的设计都基于这种有形与无形的二元性。

我们可以看到,他不是一个关于习惯、传统、建造方式、功能需要的问题。这是一个纯粹的意匠问题,有很强的个人色彩,也许可以把它叫做一个人的意匠。

勒·柯布西耶《走向新建筑》-建筑 纯粹的精神创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