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操作 Form Operation

康德

西方形式主义发轫于19世纪,将康德哲学中“无目的地合乎目的”作为艺术品的审美判断,从而将附着在形式之上的题材、风格、意义等目的性内容剥离。

形式操作研究的谱系

沃尔夫林

1915,沃尔夫林用五对相关联的概念(线描与涂绘、表面与纵深、开放与封闭、多样性与统一性、绝对清晰与相对清晰),对 16世纪文艺复兴盛期与17 世纪巴洛克绘画进行形式比较分析,试图为浩瀚无边的美术史研究建构一种逻辑分析框架,而不纠结于不同时期艺术作品题材背后的时代意义。

鲁道夫·维特科威尔

作为沃尔夫林学生的鲁道夫 维特科威尔 Rudolf Wittkower将老师所开创的形式分析方法运用到对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建筑作品的解读中。在 1949 年出版的《人文主义时期的建筑原理》中,维特科威尔试图论证帕拉迪奥皮萨尼别墅的房间比例关系与八度音程划分图属于一个和谐的比例范式。

德州骑警 Texas Rangers

柯林·罗

受教于维特科威尔的柯林·罗及其画家朋友罗伯特·斯拉茨基(Robert Slutzky),在 1963 年共同发表了《透明:物理的与现象的》,他们从立体派绘画中的“透明”
概念切入,并以格罗皮乌斯的包豪斯校舍与柯布西耶的加歇别墅作为比较案例,区分两种透明:物理透明与现象透明。

霍伊斯里

形式既不是“功能追随形式”的某种先验存在(如基本几何体),也不是“形式追随功能”条件下所推导的结果,形式是设计的手段。

彼得埃森曼

柯林罗的学生彼得埃森曼(Peter Eisenman)虽然也强调“形式操作”以凸显“造型逻辑性”,但他抛弃了柯林罗以美学原理(透明)为基础的形式研究,转而以诺姆乔姆斯基的语言学理论建构形式操作的逻辑。

雷格 林恩

而埃森曼的学生格雷格 林恩(Greg Lynn)似乎有超越所有前辈的野心。他的形式操作逻辑不拘于一种定法或原理。其形式操作过程也非单纯地人工操作,其操作更多依赖于计算机进行参数化设计,再通过人工筛选完成整个形式操作流程。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