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私学

如果建筑学从属于轮回的世界,那所谓新建筑只是建筑师们所拾起的一块块碎片所产生的幻象,就像杜尚署名的小便池。不存在创造,不存在命题,但却生生不息。

语言是不可信任的,真正的解读并不存在。每一次阅读行为都是防卫性的,于是对前辈建筑师的解读变成了有意识的误读。误读,从个人角度看是对延续性的侵犯,从历史角度看却是一种健康状态。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