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越美术馆︱伊东丰雄

Yaoko Kawagoe Museum︱Toyo Ito

建筑面积 464m²

在设计位于东京圈郊区川越市的一座小型美术馆时,伊东丰雄颠覆了白色立方体的传统,转而通过空间和光线,来加强观者对写实派画家三栖右嗣画作的观赏体验。

真实

伊东丰雄所说的“真实”有多重指向——材料、存在、自然、他人,但有一点始终未变:“真实”是通过身体而非认识或语言行为来获得的经验和知识模式。

这一计划放弃了此前的立场,转而进一步有意对抗抽象社会性和虚拟存在形式的快速增殖(互联网和电子媒体导致了这种泛滥),对抗这些形式在建筑上的表现——轻盈的去物质化的空间。

成长型网格

审视工业化建筑实践中的理性主义网格结构是伊东此项计划内的一个主要举措。在他的作品里,如2007年的多摩美术大学图书馆,还有台中大都会歌剧院,最初的规则型网格空间结构图被以各种方式扭曲、折叠、包裹、融合,试图将空间和功能从顺从中释放出来,变成一个超级网格世界。伊东把这种方法称为“成长型网格”。

了解了这个背景,才能更好地了解川越美术馆这个项目的形式和空间策略。此建筑规模不大,是一个私人项目。此项目功能直接、活动简单、对城郊语境漠不关心,为伊东提供了一个专一的机会,去进一步研究他的“成长型网格”在空间、感知和建造上的各个方面。

超越密斯式匀质网格

实验第一步是布置一个完全规则的正方形混凝土体量,边长约21m,高度为4m,位于基地中央,与基本方位对齐。这个体量中立、理性,尺度符合功能要求、基地条件和预算,换做密斯可能也是如此开头。

可是密斯接下去会更加强调正方形平面的纯粹性和规则性,通过可重复的整体单元将平面细分再细分;伊东却试图通过流动和力量打乱平面的静态秩序,或者从反面来看,利用体量外部轮廓的几何中性,来揭示潜藏在基地和功能里的人类和自然的特殊性。

因此,一条弧线从基地的开口角起,柔和地扫过整座建筑,形成一道内部隔断,紧随运动轨迹,但与建筑模块和结构韵律毫无关系。另外一条半径不同的弧线随后斜穿之前的弧线,形成平衡力量,将整个体量划分为四个房间,每一个都由于不同的凹凸变化而有着独特的空间特征。

平面转向了剖面

项目的核心是用于赏画的空间,而且正是在这里,伊东的实验步骤从平面转向了剖面。基本按年代顺序编排的艺术家的画作,被分散在两个朝北无窗的房间内。光线和照明成了空间定义中无论是在空间、功能还是策展层面上的关键要素。

两个房间的中央各布置了一个形似喇叭的钟形圆锥体,可以收集并反射光线,但放置方式完全相反:第一个房间内,光线从下向上照在钟上;第二个房间内,光线透过天花板上一个被抬高的中心孔采集,随即通过一个悬吊着的反射盘洒在天花和墙上。

这种二元对立在空间和光学上都吻合展品的组织:第一个房间内是三栖年轻时的作品,主题和对象偏内向;第二个房间内是艺术家在更加得心应手的成熟期的作品,更加明快,因此沐浴着天堂般的自然光。

终极目标

这些竖向布局打破了一个被细分体量的细胞分类,暗示着在下方、上方还有隐藏的领域,似乎空间是一个更大的矩阵的一部分。在此能发现与“成长型网格”的联系,能发现台中大都会歌剧院项目的空间基础,以及伊东与现代主义网格长期抗衡的终极目标。

和伊东其他的作品一样,合作者及团队的用心和努力解决了他的空间设计中形式的复杂性。两个钟形采用235mm厚的混凝土现场浇筑,与结构工程师佐佐木睦朗(MutsuroSasaki)合作设计。佐佐木的计算机结构优化算法,在过去差不多十年的时间内,为伊东的许多实验提供了技术可行性的支持。

相关阅读

伊东丰雄︱超越密斯式的网格结构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