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地设计︱金贝尔美术馆 Kimbell Art Museum

基地是位于福特沃斯(Fort Worth)市威尔·罗杰斯公园(will Rogers Park)东侧的一块9英亩(3.6公顷)大小、东低西高的坡地,因而建筑整体虽由两层构成,但在主入口所在的西侧,只有一层在地面之上,而在与道路相接的东侧及建筑南北两个侧面则显现出两层的格局,将原有的坡地铲掉“契”形的一块,然后将两层的建筑体量嵌入其中。

由此,建筑南北两侧形成两个半下沉的场地,北侧的被用作停车场和服务庭院,南侧的作为雕塑庭院,安放着依萨姆·诺古奇(Isamu Noguchi)由四块巨型玄武岩独石组成的名为“星群一(Constellation)的极少主义雕塑。

主入口位于面向公园的西面,机动车无法直接到达,人们必须步行进入,这与康心中的古典情节有关,他自己就从不开车,他希望创造独属于人的圣洁空间。

南侧雕塑庭院
南侧入口

步行进入过程被设计的如同仪式一般。场景的视觉变化过程伴随着其他更加细腻的感官体验,地面材质从细碎砾石到坚硬却不失温和的石灰华大理石的间隔变化,使脚步踩在其上发出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与西侧门廊旁水池中水声的相互映射,仿佛在诉说着建筑的故事。

穿过那个超然理性的、作为建筑门廊的拱顶后是一片严整矩阵布置的冬青树林,“令人惊奇的是,这里能让人回忆起科尔多巴(cordoba)大清真寺内的桔树院。”(彼得.布伦德尔.琼斯著,魏羽力等译,《现代建筑设计案例》,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p234)其低矮的树冠恰好形成了一个自然的门廊,在它之后是另一个形状、尺寸与外置门廊完全一致的拱顶,只不过它需要人们横向穿越,几级台阶将人们引到了门廊的庇护下,一面玻璃引导人们进入室内。

从1966年底开始,在经历了大小不下9轮的调整和修改之后,设计于1968年9月最终定稿。其平面大体呈“C一字形,由南北并置的三组“拱顶系统”构成,其中南北两组各由6个基本拱顶单元构成,中间的一组由4个构成,由此形成了面向西侧公园的两个单元大小的凹口。三组拱顶在靠西的最后一个拱顶单元均为空置,形成门廊。中间片区靠西侧的第二个拱顶单元是入口大厅,大厅与其东侧拱顶单元之间的“间隔条带”内设置了两部对称的连通上下两层的楼梯,最东侧的一个拱顶单元是阅览室,其内部设置了夹层,由一部精心设计的木质三跑楼梯将人们引至上面的阅览室;南侧片区是完整的展厅空间,其内被两个大小不一的庭院打断,它们分别为展厅和其下层的室内带来采光;北侧片区靠西侧的几个单元为临时展厅,最东侧的一个单元与其西侧的“间隔条带”被合并在一起成了报告厅,与之紧邻的西侧一跨是咖啡厅。这种轻松的功能布置方式与业主新博物馆的愿望非常一致。

金贝尔美术馆总平面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