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帝国》笔记

符号帝国
  • 书名: 符号帝国
  • 作者: [法] 罗兰·巴尔特
  • 页数: 121
  •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8-1-15
  • 第18页 筷子筷子与刀叉的区别:筷子从来不对食物施加暴力,仅仅拾取、翻转和运送。杀生的罪恶感在料理准备阶段已被一劳永逸的驱除。 2018-03-16 11:32:20 1人推荐 回应
  • 第88页 小事我们从中确认的是一个没有起源的复制、没有起因的事件、没有本人的记忆和没有维系的言说。引自 小事2018-03-21 15:53:45 回应
  • 第91页 如此。。。免除意义是通过一种容易阅读的话语完成的。。。既不古怪,也不熟悉。它什么都不像,又什么都像:它容易阅读。。。然而,它又毫无意义,它抵制我们,最终失去了那些先前人们授予它的那些形容词,进入这种意义的悬搁。。。引自 如此2018-03-23 13:36:42 回应
  • 第96页 文具店。。。重要的是,艺术是书写性的,而绝不是表达性的。。。 。。。有多么注重为书写工具创造的种种形式和品质,它就有多少忽略记录方面:这里任何笔画不允许涂画或者修改,用不着发明橡皮或其替代品。所有工具都朝向那种不可逆、不牢固书写所产生的悖论。引自 文具店书写性与表达性:除了表达意义之后,纯粹的书写过程也是思想的表达。就像王澍的房子,重复的建筑语汇书写,不指向任何传统的符号或意义。但这个书写过程自身是表意的。不可逆的方向性:书法研习影响了王澍画草图,大部分建筑师画非常整体性的草图,这个草图从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开始,王澍画草图是非常有方向性的,从一个地方开始画到另一边结束,一气呵成,是在一种非常有节奏感的时间控制当中来体会空间。2018-04-24 15:43:55 回应
  • 第48页 包装主体的去意义,不在场。不通过自身再现来表达,通过主体之外的它者。包装——精致的包装本身成为物件,被包裹的东西微不足道。书写——拒绝对信息的阅读或者解读,而是书写的踪迹的重现。插花——不通过花朵叶片的充沛来表现自然,是通过枝杈直接的间隙。2018-04-30 11:13:26 回应
  • 第68页 内在与外在那精心、细致地供人阅读的,正是无可阅读的。 人们在这里可以看到意义的免除,而我们 [西方人] 则很难理解这一点,因为在我们这里,抨击就是隐藏或者颠倒意义,却从来都不会使意义缺失。引自 内在与外在欲盖弥彰。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 2018-05-02 16:36:11 回应
  • 第73页 鞠躬这种致敬崇尚的也不是意义 而是图示 而这个姿态的所有所指则不可思议地完全缺席引自 鞠躬2018-05-28 17:31:06 回应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