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达卡综合体项目 The Capital Complex Dhaka Bangladesh

孟加拉首都综合体项目( The Capital Complex Dhaka Bangladesh )是康后期语言的成熟展示,也是其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设计之一,那些从1950年代以来缠绕着康的重要问题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综合,这包括对理想的集会建筑类型的设想、对结构和形式的关系的认知,以及对空间的存在意愿( willing to be )的探求。

孟加拉首都综合体项目

诗意的类型学

在康的语言中,类型学的理论变成了对空间的诗意描述,他常常谈及空间的存在意愿以及形式和设计(Form and Design)。

事实上,从纽约罗切斯特惟一神派教堂(First Unitarian Church and School Rochester New York)的草图中,康已经开始构思一种类似达芬奇的理想教堂的理想集会建筑模式。它包括从顶部照亮整个空间的天棚,这个天棚结构定义的一个集会建筑的核心,一圈围绕这个核心的廊道以及被廊道连接起来的周围的各个房间,这些房间共同构成了一个社会( society of rooms),从罗切斯特教堂到孟加拉达卡议会大楼,康在各种可能的条件下以不同的物质形态力图完整地实现这一模式。

议会大厅——世界中的世界

康在他的演讲中这样谈论国会综合体的核心部分。他也常常这样谈论万神庙,康认为“建筑起源于房间 (Architecture comes from the making of a room),房间是建筑的一个基本要素,一个空间要成为一个房间起码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独立而清晰的结构,二是能塑造空间个性的合适光线。在这一点上康和密斯产生了分歧,后者的巴塞罗那馆是一个典型的没有房间的建筑。

作为整个国会建筑中最重要的部分,议会厅不仅处在其核心位置,就建筑学的意义来讲,也是被最精确的定义的。从1963年接受前巴基斯坦政府委托到接下来的10年中,康都被议会厅应该拥有一个怎样的顶棚结构这样的问题折磨。它是这九个建筑中惟一没有简化的,在类型学意义上最完整的,它在结构上最主要的支撑是位于八角形议会厅的八个角部的折型采光井,这八个采光井就是康所谓的窗房间 window room。它最早出现在密克维以色列教堂中,其形式是位于围绕拉长的八边形大厅的角部的圆形中空结构,它们从角部引入光线,而其内部可以安排简单的附属功能。

康对角部的处理源于一种古典的秩序,而后者被隐秘的安插进了现代主义空间的逻辑中,这八个“窗房间所支撑的是八瓣混凝土拱所形成的穹顶,从1963年到1973年,康和他的结构工程师考曼顿特(August Komendont)为议会厅的穹顶作了各种各样的研究方案,从这些制作于1963年至1964年间的模型和草图中,可以看出它们和康同一时期的其他项目或更早期的项目的联系,一开始,议会大厅的平面是圆形的,顶棚结构采用了类似于密克维以色列教堂的混凝土曲壳结构,到了1964年3月,埃克斯特图书馆的顶棚结构被发展出来以适应八角形平面的新形式,八根加厚的混凝土梁被支撑在三角形的“窗房间上尺度巨大的混凝土洞口从外部引入光线,并通过内部的结构塑造出叹为观止的效果。

不管怎么说顶设计在康的公共建筑项目中总是占据了最引人注目的位置,它是最重要的光线的给予者(the giver of light),也是最严格的空间的定义者。最后的实施方案据说康本人并不满意,但在今天看来即使将它和历史上那些著名的穹顶相比,也并不显得逊色。虽然顶棚的拱结构最后因自重问题不得不以钢替代混凝土,但还是实现了同万神庙类似的凝固瞬息云烟的美,而后者正是康一直心向往之的。

总的来说,议会厅是一个在现代技术条件下实现的“集中式教堂,这座“集会的教堂的当代性和其古老的类型学特征相互矛盾,相互补充而形成了一种恰当的建筑表达,是它传达出了一种建筑中的恒久品质。

正如弗兰姆普敦对康的评述:路易斯·康的作品展现给我们两个互补又彻底相反的原则,第一个是绝对的反对进步和主张表现集体的抽象建筑记忆…第二条原则是激进的进步主义…路易斯·康诗意的类型学正是对历史精神的把握,而它得以实现的物质手段构成了作品中的现实感,这两者相互激发,跨越静谧与光明的门栏,达成创造的本质。

廊道

围绕这中间核心部分的是一圈廊道(一个在康的概念中,对于集会建筑极其重要的空间组成部分),康曾经谈到廊道的意义:它(廊道)出于对这样一个事实的尊重,即你可以选择投入到在教堂中正产生的讨论或氛围中,也可以完全自由的离开。可以说廊道在康关于集会建筑类型构成中的特殊地位来自于他思想中一贯的人文主义色彩。在罗切斯特的惟一神教派教堂的设计中,康首次实现了这种由廊道和它所包围的核心部分的类型构成。

在达卡的议会寨,这一圈廊道已经在复杂的三维空间中得到了发展。那些上上下下的楼梯和巨大的混凝土圆型开口以及阴影和光线错综复杂的交织很容易使人联想起皮拉内西的视觉监狱,立体的迷宫在空间中仿佛无限制的延伸,没有尽头,空间的深邃层次和时间的转瞬即逝相对抗内部的立体景观在明与暗的交替中闪现,变幻,这种空间体验显然又是极现代的,如同柯布西耶的散步建筑的更神秘化和宗教化的路易斯·康版本。

清真寺

除了议会厅之外,在整个国会建筑中,最完整的(建筑学的意义上)的就是清真寺了,人们可以从它最后完成的形态中清晰的辨识出其和议会厅,乃至康理想中的集会建筑的相似之处(在整个方案阶段,清真寺和议会厅的顶棚结构一直相互参照,甚至直接套用)。在最初的构想中,清真寺就是一座独立的建筑,只是后来根据新的要求并入了国会建筑。和密克维以色列教堂中间的小礼拜堂比较后者简直就是达卡清真寺的预演。从一开始的草图中,清真寺同康所有的构思一样,开始于一个方形平面为了加强清真寺的独立性.它扭转角度以便朝向西方,虽然已经并入国会建筑但在体量上和空间上,它还是完全独立的,只是在更进一步的构思中,清真寺才开始重复密克维以色列教堂的平面形式主题,二者除了在体量上的区别之外,最主要的不同只是达卡的清真寺去掉了那一圈回廊。因此我们可以将达卡国会建筑的清真寺视为一种简化过的原型。

清真寺的屋顶形式也被反复修改,从金字塔型到混凝土壳体,清真寺建筑变得越来越独立,越来越完整为了平衡清真寺的强度,也为了使清真寺的入口方向面向北方,康引入了国会和清真寺两者的连接。从室外的拱桥进入清真寺首先要经过入口平层两层通高的大厅,然后在中间的一系列复杂楼梯交通转换之后折回进入清真寺的正式入口。这一过程本身就交织了一联串上,下,前,后以及巨大的圆形、三角形混凝土洞口所造成的一层层在观者面前展开的明、暗体验,它成为了礼拜仪式的一部分又暗示了清真寺并入国会建筑而带来的整体的精神超越。

入口花园——楼梯成为了房间

和柯布西耶的建筑物体不同,康所认同的空间起点始终是房间,结构被划分为不同的等级以形成能容纳不同功能的空间,这些结构间的空隙小到供各种电路、通风照明、热工管道穿行,大到可以容纳人的行为。窗在一系列康的建筑语言的进化之后成为了密克维以色列教堂中的窗房间,这些房间有自身的结构,并且为其上一级结构提供支撑,在孟加拉国会建筑的例子中,楼梯成为了房间,入口花园的平面由一个正方形外部轮廓及其内部扭转角度的第二个正方形组成,这第二个正方形起到类似于中厅的作用。在较早的好几轮草图和模型中,它都是不盖顶的。这一语言显然来自未建成的福特韦恩中心的一系列嵌入大型体量内部的没有顶盖的室外房间,这一内部的中心提供了入口花园自身的向心性,围绕这一中心,对称安排了两组楼梯这些楼梯在三面厚实的承重混凝土墙体之间穿行,彼此之间通过巨大的混凝土墙上的圆洞形成视觉的联系,楼梯扶壁将这些圆洞切开而使其彼此不同,而后者的层层叠加又增加了空间的深邃感。这里,楼梯的功能和形式同结构联系起来形成戏剧化的表达,通过其在空间中的充分伸展,而成为了一个楼梯房间。对比柯布西耶建筑中对楼梯间的处理,特别是其晚期的成熟作品,楼梯总是以一种空间中的雕塑物的形式出现的,楼梯和其他任何多米诺体系中的功能设置一样。自由的伸展而成为形体,最终成为一个在三维空间均质体系中相对独立而完整的建筑物体。

而康的楼梯间设计同样由具体的交通功能引出,而伸发为一套独立而严谨的结构体系,它塑造出具个性的光线,这也正是康一贯的人文主义所追求的对事物的存在本质的认识所导致的必然结果,一个建筑空间的完整品质被呈现出来,包括功能的,结构的,精神的。

从技术角度来讲这种包涵更大秩序的结构也使该建筑所要求的复杂而细琐功能不至于破坏康主要的建筑表达诉求,诸如洗浴室、临时接待室这样的附属功能都被安排到了该楼梯房间所剩余的结构空隙中,这一点和窗房间的情况类似。

孟加拉达卡综合体项目 The Capital Complex Dhaka Bangladesh

连接

八个建筑之间的组织,都是以一种不太稳定的方式实现的,以八角形的议会厅为核心,向四周扩散开来的建筑不是以角部相对的方式连接,就是以形体之间的相切关系为连接方式。这些纯净的几何体之间的连接方式类似于古罗马建筑,其中具代表性的当属哈德良离宫,可以在康本人的职业生涯中找到这种他后期典型的连接方式的发展线索,从那张显示康理想集会建筑类形的草图中,可以看到,聚集在核心部分周围的房间,在形式上和尺度上都是类似的,也就是说,康还没有从这里发展出更具可能性的,十分不同的附属房间之间的有特色的连接关系。在罗切斯特教堂中,康也只是按功能要求在平面网格中适当的调节了不同功能的附属房间的尺度,更具决定性的试验来自于费舍住宅,两个不同的单元扭转角度后彼此连接起来,达卡的情况显然复杂得多,这些不同的部分和功能都要成为自我完整的建筑,它们不仅从形体上,也从连接方式上彼此分开来虽然不那么稳定,但其丰富性却构成了各个建筑之间彼此的活力。

值得注意的是清真寺同主体之间的连接。因为很显然,清真寺和议会厅是最完整的两个部分。早先的连接方案中,并没有直接产生清真寺和议会厅之间的连接体量,进入主体的楼梯沿着清真寺采光井的外壁爬升,旋转至内部,也许意识到这种方式虽然能适应清真寺的形体结构但和内部的连接并不顺畅,康发展出了一个近乎是几个大小不一的半圆形在平面上相叠加而成的连接体量。原先的两对弧形楼梯被安置到了这里,采用弧形的连接体量自然有其好处,那就是可以自然而随意的将清真寺扭转到需要的角度。

静谧与光明之间——孟加拉国会综合体主体建筑的类型学分析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