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怎样,我不需要画我的设计。好的建筑,建筑如何建造,是可以写出来的。你能写出帕提农神庙。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1924

没有图,建筑便不存在。同样,没有文字,建筑也不存在。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1980- 1981

对建筑图来说,其结果既意义重大,又相互矛盾:一方面,图被委以了至关重要的责任,将建筑师头脑中的理念贯彻到建筑物的实施中;但另一方面,它却不得不受制于能力的缺陷,总是被认为没有理念重要,降低了理念的价值。

……

由言语投射生产建筑作品不是不可能,但它们的结果可能不同于由图生产的建筑作品。

……

语言关注的不是直接性,而是隐喻和意义的含混。只有一种图可以表现出语言含糊不清和朦胧暧昧的特质,即草图。

在语言里,“重”或“复杂”称谓的全部意义在于与“轻”或“简单”相对立,一张图却没有显而易见的对立面。而在另一方面,“复杂”一词所援引的每一个东西都包含在不“简单”之中。简而言之,语言远比任何类型的图或图像都更擅于表达差异性。任何从事建筑或建筑批评的人,都必须完全知晓语言在建筑中的这种日常职能。

词语与建筑物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