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n Moon的多重现实

小猪佩奇突然间和柯布西耶或路易斯康一样重要了。而提到建筑形式,比起我们能想到其他任何东西,生殖器官与它关系更为密切。

建筑师Hoon Moon也对世界公认的类别和秩序产生了质疑。对他来说,绘画是一种“创造性的恐怖主义”表现形式,反对完全统一和中性的世界中让我们相信现实是唯一的形式。

在概念和物理观念上,Moon挑战了那些思维陈腐的建筑师和平庸无奇的建筑。就像他大多数的同事,他从来不穿黑色的衣服,更喜欢穿一身红色的F1紧身衣裤。作为地质学家的儿子,他在平昌附近东部半岛的旌善郡中的一个煤矿区周围长大。后来他搬到塔斯马尼亚,由于他的科学家父亲,他的成长遵循了一个复杂的格式化行程。他经常回忆观察那些惊心动魄的开采场面,煤炭从输送带上坠落到一个巨大的空间中,明亮的阳光透过石板屋顶的缝隙。

从烹饪法角度而言,在1986年至2010年的日记中,他勾勒出了多样化的建筑可能性,描述了一个丰富的“建筑晚餐:我的主要饮食菜肴外加醉人的酒水”。利用故意拼错和文字游戏,烹饪原料列表读起来像是韩国石锅拌饭的食谱,添加了富有远见的建筑师酱料:让·努维尔、OMA事务所、利布斯·伍兹(Lebbeus Woods)、迈耶(Meier)、Piano + Rogers、安藤忠雄、柯布西耶、当代时尚、巴拉甘、韩屋、BIG事务所等等。根据自己的看法和他们所作的特殊的项目——如阴茎般的高塔和多洞的中央电视台,他谨慎地选择了这些建筑师。所以,就像之前提到的那首东方歌谣,海绵宝宝突然间和勒·柯布西耶或路易·康一样重要了,而提到建筑形式,生殖器官其实比我们能想到其他任何东西与它的关系都更为密切。

他认为构建建筑就像是与客户调情或与所有涉及该建筑的人举行集体狂欢一样,他的这个想法应该说最早源于1993年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论文。在《对立面之外》(Beyond the Opposite)中,他针对项目提出了建造一栋基于原有建筑——首尔汉江上的东湖大桥(Dongho Bridge)的依附结构。当时,Moon完全沉迷于印度教和印度哲学,但同时他也很欣赏安藤忠雄和利布斯·伍兹的建筑。他对瓦拉纳西的景观十分着迷,那里完美地融合了神圣和世俗、生命和死亡、火化和沐浴。这种混合状态也让人想起了韩国知识分子Jiha Kim的理论,亦被称DdongBada(“一个充满了排泄物的海洋”),这个说法把粪便作为人类生命周期的真实表现:从吃饭到排泄,然后进入到土壤中,土壤孕育出食物,之后再从食物变成排泄物,如此轮回永不停歇。他为他的项目赋予了混合和多重功能,包括一个火葬场、情侣酒店、自杀桥、夜总会等等,他还会在山顶安装一个天线,希望能够寻找到或与那些未知的神秘生物进行接触。此外,这个项目还提出一个新的想法,即在不同的时间可能同步出现多重现实,古老文化和未知未来可能共存于同一时间内。不幸的是,查尔斯·柯里亚(Charles Correa)教授对Moon的大多数学术项目并不看好,甚至试图劝说他放弃成为一名建筑师。由于Moon差点没有毕业,有段时间他确实处在找不到工作的艰难时期,因为他甚至没有找到人为他写一封介绍信。在他随后的一系列冒险行为中,他领悟到了让他始终坚信不疑的一点:所有的一切都是存在本质联系的。这个想法也出现在他的一个笔记中:“模糊、神秘体验、萨满教、超现实主义艺术、印度建筑、密宗、碎形、密宗曼荼罗、迷幻药、麻醉药、艺术、伊斯兰教建筑、几何、图标、符号、神秘主义者、万物有灵论、神秘学、守护神、宗教、幻觉、图腾存在主义、潜意识、文本、解放。”

绘画就像一种中间媒介,通过思想片段组成一个短暂不同的“其他”现实,承认和自动表现出一个可能实现的可能世界。就像一个缓冲区,带给人积极的力量,这些图画会让人拒绝对成功、财富和名望的痴迷。在古老的东方绘画《Murungdowon》(“梦中的桃花源”)中,绘画并不是乌托邦的结束,而是充满了与现实相接触的渴望。因此绘画成为了一种引人冥想的媒介,带有日常天性、和谐以及迟来的快乐的标志。

Moon把绘画放在与真实建筑同样的高度上,因为两者是相同欲望下产生的不同表现形式,不同之处只是在于它们表达情感的方式是不同。他花了大部分时间进行绘画,尤其是在周末,总是会画满他日记中的两页A4纸,并且还要进行8小时的画画练习,或者是像他自己描述的那样“编织”。像是用针穿过妙微而精致的表层,他的这些图画都使用了一种十分传统的透视绘法技巧,为了能够最大化的产生视觉透视效果而有选择性地使用一些颜色,强调构成了生动形态和丰富数量的元素。

Moon熟悉的绘画流派之一是古代东方情色“Chunhwa”,或“春宫图”,实际上是表现伴侣进行亲昵行为的绘画,通常暗示了偷窥者的存在。Moon认为没有必要来区分它的自然与技巧、身体和机器;对他而言想象如何把身体转化为机器,或把生命体转化成一种机制会更有价值。对他来说,从机器到家庭(这两个词在语法中均为阴性词,也许这并不是偶然),任何一个空的对象都可以被穿透。在建筑领域中,Jeongja是常常出现在韩国传统绘画景观中的建筑类型。在韩语中发音与游动精子相同,Moon经常强调说,Jeongja是一座没有特定功能的空亭子。就像原始小屋一样,Jeongja既是一处超自然的地方,又是一个功利主义物体。

从2003 年的现代高中附属建筑物到最近的棒棒糖(Lol lipop)和全景住宅(Panorama),在这一系列建筑项目中,Moon尝试颠覆明显概念的类型,使之变成吸引人的地标形象。在他的S_Mahal和Mookdong Mult i House住宅项目中,他分别使用了布料和网格结构的特征,既营造了亲密性,又创造了透明感。他的Sangsang博物馆项目,设计为一个建筑单体附聚了不同功能的形式,获得了2004年韩国建筑师学会大奖。

Moon最有趣的一个项目是Rock It Suda,意思是“一起摇滚吧”,与澳大利亚摇滚乐团AC / DC在1977年出版的专辑同名。这个名字也源自于业主乐队名字,作为一名业余的贝司手,对音乐和艺术的热爱让他和建筑师一拍即合,创造了这样一组疯狂的建筑,业主希望这个建筑能够成为一个排练和举办音乐会的空间,同时也能容纳旅客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这种类型的建筑在当地一般用做膳宿旅馆,但是在使用上会具有一些稍微不同的内涵。与其他的地方类似,膳宿旅馆是一种酒店公寓类型,但在这里,它还用作一个周末出租给城市居民的住宿地方,使他们能够远离办公室和韩国城市高楼大厦住宅(公寓)带来的紧张枯燥的压抑感,能够得到心灵的放松或短暂的休息。

最近他获得了一次机会在日本的一个集体展览中展示他的作品。在一个手提箱中制作了六个部分模型,带有微缩模型摆出《印度爱经》中的姿势。他只花了两秒就构思出了这个创意,而其他人的设计师一般会花整天的时间来进行构想创作,这给他更多的空闲时间去附近的AV专卖店中溜达一圈,顺便补上最新的流行趋势。

http://www.moonhoon.com/

https://www.archdaily.com/806790/7-moon-hoon-sketches-that-have-actually-been-built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