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设计(方案作图)的底层逻辑是什么?

为什么你的大设计总是不过?

因为你没有明白大设计的底层逻辑!

如果你把握了底层逻辑,大设计就是游戏,习得技巧就能通关。

否则,大设计就是赌博,输赢全靠运气。

大设计“游戏”的3个环节

  1. 从底图到题目:出题
  2. 从题目到答卷:作答
  3. 从答卷到成绩:评分

虽然你直接参与的只有作答环节,但你必须对全过程有所了解,这样才能做到游刃有余。

图纸与文字

  • 底图-图纸
  • 题目-文字
  • 答卷-图纸
  • 评分(评分标准)-文字

如果你再观察一下,会发现一个特点:它们分别以图纸和文字的形式交替出现。图纸和文字作为建筑设计表达的两种最重要的载体,它们各有什么特点?有什么不同之处?

语言文字的最大特点是:意义的含混。相反,图纸追求精确性和直接性。这就是为什么读题时每个词语你都认识,但作图时却下笔困难。事实上,语言的所指是不在场的,它由一系列的差异所组成。这便是文字的第二个特点:文字善于表达差异。一张图没有显而易见的对立面。文字虽然意义含混,但却有明显的对立面。

文字与图纸在符号学上的特点和区别,决定了整个“游戏”的玩法。

从模糊到精确,从旷缺到冗余

当出题人把底图转译成文字时,部分信息会丢失,产生旷缺。

当作答人把题目转译成图纸时,多余信息会出现,产生冗余。

旷缺,不是出题人故意为之;冗余,也不是作答人水平有限。两者都是符号系统运作过程的天然产物,不可避免。很多人对大设计的最大的误区在于:没有意识到旷缺与冗余的必然存在。没有意识到旷缺的存在,就会一味地从题目反推底图,认为存在所谓标答或最优解。 没有意识到冗余的存在,就不会利用冗余的灵活性来调和设计中的矛盾。

现在我们已经认识到了大设计作答的真面目:一个从模糊到精确,从信息旷缺到信息冗余的过程,那么,为了通关这个“游戏”,需要训练什么技能?

游戏技能一:找反义词

上面我们已经提到, 文字虽然意义含混,但却有明显的对立面。如果把题目当作“命题A”,你很精确推导出“非A”,即扣分标准。 我们无法从题目直接推导出精确的图纸,但是我们可以从题目精确地推导出扣分点。 大设计不存在所谓标答或最优解,但大家掉的坑都是一样的。

以2021年学生文体活动中心为例:

这不就是找反义词吗?小学生都会!但不要觉得它low,很多人上了考场,脑子混乱起来连小学生都不如。

游戏技能二:学习大设计“黑话”

有共同语言的人才能顺利沟通。如果你和鲁迅说yyds,鲁迅肯定会一脸懵逼,因为共用一套符号系统是语言生效的基础。研究历年真题,不是为了背图记答案,而是学大设计“黑话”。

“分区明确、流线合理”,每年都出现,这两个词意味着什么?

“联系紧密、联系便捷、联系方便、相邻、连通”,这些词分别意味着什么?

“可观看、可俯视、可看见、可直接对外、可就近到达、可设置、可通过” 这些词又意味着什么?

学会了大设计“黑话”,你才能在考场上秒懂出题人的意思。当然了,所谓你懂了,终究还是基于你自己认知的理解。训练的目的,是控制它们之间的偏差。

游戏技能三:分清楚 “题目要求” 与 “我觉得是”

上面两项技能,都是通过分析 “题目要求”获取确定的信息。第三项技能则是利用模糊的、不确定的信息,用其中的灵活性来调和矛盾 。大家都可能掉同一个坑里,但绕坑的方式千千万万。同时,一定要记住:灵活性,并不意味着随意,而是让更多的解释成为可能。

当你画草图,为图纸赋予精确性时,一定要分清楚,这种精确性来自“题目要求”,还是来自于“我觉得是”。有多少人是因为把“我觉得是”当成是“题目要求”,然后自high了六个小时?

只要不是 “题目要求” ,都可以有变数。每一个模棱两可的词,都充满了善意。

还是以2021年学生文体活动中心为例:

“建议主要结构柱网采用9m×9m”(2021年真题),“主要”一词是个模糊的概念,无法直接转译成图纸。有几跨不是9m?在哪个位置?都是不确定的。

个人印记,品味,秩序,创造,作为一种调和,规定了面积、开间或进深,却不会规定具体的形态。

从应试到建筑设计

总有人诟病一注大设计考察的内容,与“建筑设计”相去甚远。但细细想想,他们的底层逻辑是一致的。

从建造的角度,现实需求与条件是模糊的,无法用功能或者任务书来精确描述,但建造却是精确的,无论有意无意,每一块砖头最终都停留在一个确切的位置。

从体验的角度,可度量的客观事实,并不决定我们对一个地方的感知,身体的感知是现象性的,是一个充满了差异的世界。

因此,建筑的结果并不会与现实世界一一对应,而是人为将其再现,达到一种可在社会中被辨识的状态。

同样,大设计的答卷并不会与题目要求一一对应,而是人为将其再现,达到一种可在评分标准中被辨识的状态。

A great building must begin with the unmeasurable, must go through measurable means when it is being designed and in the end must be unmeasurable.

Louis Ka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