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艺术与四种人

17世纪,法国作家弗雷亚特·德·尚布雷( Freart de Chambray)在第一部对柱式进行比较研究的著作中《平行于现代的古代建筑》( Parallel of the Antient Architecture with the Modern),曾直言不讳地写道:

建筑艺术不存在于词语中,它的存在应该看得到感觉得到。

然而书的英译者,约翰·埃弗兰( John Evelyn),却给他的英译本附上了一篇文章“建筑师与建筑的说明”( Account of Architect and Architecture), 在这篇文章中,他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埃弗兰声称建筑的艺术体现在四种不同的人中。第一种是architectus ingenio,主创建筑师。这种人满脑子想法,谙熟建筑历史,熟练地掌握了几何与绘图的技法,并拥有足够的天文、法律、医学、光学等等方面的知识。第二种是“钱包鼓胀”的architectus sumptuarius–主顾 ( patron )。第三种是architectus manuarius,“这类人中包括了工匠和体力劳动者”。第四种人,architectus verborum-文字建筑师。这种人具有高超的语言技巧,专司品评和向他人阐释建筑作品。

埃弗兰对建筑各个部分的角色化表述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建筑不只是由上述活动中的一个或两个组成,而是它们四个共同协作的总和。

作为建筑的一部分,揭示作品建筑品质的批判性语言与主创建筑师的构思和工匠的技艺同等重要。在是把语言视为蕴藏于建筑之中,还是与建筑毫不相干的分歧中,本书所要讨论的内容背后我们有一一个问题。以埃弗兰的角色化来说,我们会承认文字建筑师是建筑师中的–员吗?还是说他必定永远是局外人?我们要怎么考虑这些问题?这些问题真的重要吗?

词语与建筑物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