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柯布西耶

1917年,让纳雷移居巴黎时,心中构思着两条截然不同的职业道路。第一条是成为一名与阿梅德.奥占芳合作的前卫画家。1917年 12月,他经由奥古斯特·佩雷介绍认识了奥占芳。当时奥占芳创办了一个艺术时尚杂志《冲击力》(L’Elan),并经营着一家时尚精品店。让纳雷在这条职业道路上小有成就。奥占芳教他如何以纯粹主义风格作画,并与他合著了《立体主义之后》(Apris le crbisme 1918年) 和《现代绘画)(La peinture moderne 1925年)。这些成果加上他们的文章和展览,在巴黎的前卫先锋圈中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1918年,让纳雷搬进了雅各布街的阁楼公寓,其位置就在圣日耳曼大道上那间红极一时的左岸咖啡馆旁边。另一个更有雄心的职业构想是成为一名工业建筑师,并以制造商和企业家的身份迅速捞金。让纳雷花了三年的时间做了很多钢筋混凝土材质的工业建筑设计,其中大部分未建成。他还担任巴黎郊区一家工厂的主管,负责从发电厂的废品中制造砖瓦。这两家企业还有其他几个轻率的计划都以彻底失败而告终,到1923年, 让纳雷被认定破产,欠下他的朋友和父亲一笔巨额的债务。

尽管身陷各种财务问题,在1920年夏天,他与奥占芳和(一位经验丰富的记者兼诗人)保罗·德米( Paul Dermee)共同创办了《新精神》杂志。对并不理解他的职业理想的父母,他写信道:“事业变得至关重要,命运之钳正在收紧。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逃过此劫…..时间无情,反思让我彻夜难眠。”他写下自己艰难的生活,“我已经缩回到自己的壳子里,不再对外界的细节感兴趣,也完全丧失了社交能…..你不知道在巴黎这座城市挣扎求生是什么滋味….在这思想的世界里,唯有确立自己的地位才能找到出路”。

这段饱含焦虑与艰苦奋斗的时期,正是柯布西耶初步形成并发表他的建筑理论之时,也是他开始建立声誉之时。到了1924年,他回顾自己那段尼采式超然的早年时光,说道:“从道德上来说,我已成为一个自由的人,快乐而饱足。而且我可以毫不自大地说,我的每一个行动都通往一项公共事业。道德的高位已为我所得,我所做的就是教导他人。”

作为一个笔名,“勒.柯布西耶”诞生于让纳雷为《新精神》写的一系列文章中。这个名字源自他祖上一个名为勒柯布西耶( Lecorbesier)的先人,与法国有着尤其特别的共鸣,让人想起夏尔·勒·布朗( Charles Le Brun)、甚至自称“海关税收员卢梭”(Le Douanier Rousseau)的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新精神》发行了五年,在世界各地树立了勒·柯布西耶的形象一名现代建筑和设计的思想领航者。他用于宣传想法的著作、展览以及自1922年开始在巴黎和其他各地设计的房屋,为他开启了自此之后的建筑生涯。直到1925年,他已至少具备了清偿债务的能力。柯布西耶从《新精神》的文章中整理发表了4本书,其中第一本是《走向新建筑》(1923年),这本书之后略有修订并在1925年再版,成为20世纪印刷量最大的建筑书籍。《明日之城市》(1925年)也影响广泛。这两本书被迅速翻译成多种语言,包括德语和英语。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