鹳庵︱藤森照信

THE STORKHOUSE︱Terunobu Fujimori

小旅店

“鹳庵”(Storkhouse)是一家小旅店,位于一个名叫Raiding的小村庄的外围,距维也纳南部约为一个小时的车程。游客来这里是为了游览著名作曲家弗朗兹·李斯特的出生地。每年都有大量的鹳从非洲飞来这里筑巢,8月底再离开。“鹳庵”拥有一个由橡树树干支撑的鹳巢,下面的室内空间带有壁炉,为度假者营造了一个温暖的空间。

砍伐橡树

当我开始设计工作第一次来到Raiding这个地方时,我散步穿过了附近的树林和田野。脑海中首先出现的念头就是要砍伐一些橡树。然而,由于森林属于Esterhazy贵族家族(他们与曾经统治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关系密切)所有,几百年来他们一直拥有这片土地的所有权,我首先要得到他们的许可,后来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在挑选和砍伐树木的那一天,村民和他们的市长都加入了我们。之后,我们把树干运输到锯木厂。就在那一刻,我确信这个“鹳庵”项目一定能够成功。我再担心了,因为我们所有人一起进入了森林,包括成人和儿童,每个人都一样,我们的观念团结一致。这只能发生在森林中,这片森林从古代便源源不断传递出一股原始的力量。它不会发生在使用钢铁、混凝土或工业木材的故事里。我们不仅使用来自树林中的橡木作为搭建鹳巢的支柱,而且也用于制作地板、椅子、桌子、门,并构建上层平台。细长的树枝被收集组合起来用作阳台的支柱。

天然材料的“缺陷”

当树干在邻村锯木厂中被切割之后,我们把它们放置在一个谷仓中进行干燥。大多数的木板变得弯曲和破裂。当地的木匠通常会将它们丢弃或用作柴火。然而对我来说,那些弯曲与裂缝具有它们独特的美感,正是这些树木曾经生长在森林里的有力证明。与工业产品不同,天然材料总是会存在这样的“缺陷”,而这在我眼里并不是一种缺陷。使用这些带有自然弯曲的材料可以说是设计中的精彩一笔。之后我们将木板的表面刨成非常粗糙和不均匀的效果,并用白色腻子来密封这些缝隙。所有我
们使用的材料均来自于自然,工艺也是这样,最后形成了统一、独特的风格,这种特性同样也体现在家具中。

碳化木

针对外墙,我们没有使用橡木而是选用了松树——将松木进行表面碳化。在日本有一门古老的传统碳化木材板制作手艺,称为yakisugi,我们用这种方式来加工建筑材料,使之具有抗风化、防虫的特点,并使木材不那么容易被点燃。在日本,这种技术主要用于处理雪松。归于土壤和碳化是自然材料的最终状态——我在设计“鹳庵”时一直秉持这一理念。与黑色的颜料不同,在室外的状态下,木炭的颜色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形成微妙的变化,表面呈现出丰富且富有深度的纹理。

在室内,我同样也采用了木炭:将小块木炭随机附于白墙上。一开始我打算只围绕着壁炉创建这个“拼图”,当时同我一起工作的还有另外两个同事,我们决定将这些图案从壁炉一路延伸到天花板。最后,大约有数以千计的碎片被安装到位。那时我们开始意识到,我们创造了我们自己的“灰尘精灵”(susuwatari,在日本导演宫崎骏的动画片《龙猫》和《千与千寻》中虚构的动画形象)。这些“灰尘精灵”住在老房子中,只有孩子才可以看到。

屋顶

另外,屋顶应该采用什么装饰材料和施工方法呢?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困扰着我。首先,我考虑用盖板覆盖屋面,但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我不记得是为什么。接下来,我想到了手工弯折的铜板,但这个想法也被放弃了,因为在欧洲盗窃案件的发生率很高。最后,我们选用了项目发起人罗兰·哈根伯格提出的想法:茅草屋
顶,这种屋顶在奥地利这一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我一直对茅草屋顶非常感兴趣,但由于日本的建筑规范的限制以及严格的防火法规,我一直没法做这样的实践。而在奥地利,用芦苇制作屋顶只有很少的限制。芦苇来自附近的新锡德尔湖——欧洲最大的湖泊之一,是在冬天湖水冻冰时收获的。一位来自荷兰的盖屋匠几十年来一直住湖边,为了这个项目他来到了Raiding,帮助我们完成了“鹳庵”的屋顶。在奥地利,用茅草覆盖屋顶的方法与日本的方式几乎是一样的,只不过奥地利的屋顶只有日本的一半厚。我们的“鹳庵”伫立在Raiding的传统景观中,采用了四种主要自然材料:橡木、木炭、灰泥和茅草,使它看起来像是一个从地上生长起来的蘑菇。远处看,它还像一个从某个地方来到这里飞翔着的物体,也许就是一只鹳。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