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读藤本壮介︱原始的未来住宅 Primitive Future House

Sou Fujimoto

模数作为工具

模数作为一个工具,是为了让无限的度量变得有限的度量,或者把不可度量变成可度量。

度量的基准

有限的度量是根据建筑设计来确定的。基准可以是多样的:

  • 人体生物的比例与尺度(柯布西耶模度);
  • 材料工艺的比例与尺度(营造法式、安藤忠雄清水混凝土);
  • 建造结构的比例与尺度(工业厂房);
  • 数学美学的比例与尺度(古典建筑、柯布西耶模度)

尴尬的模数

藤本壮介取350作为基本模数,然后以成倍的方式叠加生成其他的度量。依据则是175是踏步的高度,350是座位的高度,700是桌子高度。这是一个略显尴尬的模数体系。175的踏步略高了点,350的座位略矮了点。相比之下,柯布西耶的模度高明了很多。

首先是出发点。柯布西耶以人身高和举高作为出发点,生成的取值自然复合人体工程学,而藤本壮介以主观选取的350抽象数值为出发点,然后去贴合人体尺度,就显得非常被动。所以柯布西耶模度可以用于确定建筑平面的尺度,比如房间的开间,而藤本壮介的模数应用局限于垂直方向。

其次是生成方式。柯布西耶以斐波拉契数列来生成,数值分布形成疏密变化,正好符合建筑设计上在小尺度和大尺度上的不同需求。藤本壮介以成倍叠加的方式生成,有的区间缺乏细分,有的区间又过多无用的数值。这种简单的成倍叠加方式也成为建筑形态和构成形式上的一种束缚,甚至枯燥。而模度却能产生马赛公寓这样动人的建筑。

亲民 vs. 高门槛

模度唯一的缺陷则是作为工具,“门槛”高了点,非整数和背后复杂的逻辑让大部分人难以快速接受。这恰恰是藤本壮介擅长的事:把自己的作品和思想,简单化、符号化,大部分人能快速获取信息并认可,这也是其他网红建筑师比如BIG的重要营销方式。

无论动手或者动脑
一个灵活的工具可以激发出更多的创造力
可以清除障碍 可以带来自由
它是被盗取的火种
是上天为万物制定的游戏规则
数学!
这是事实:数字与数字的组合为人类提供了工具
圣人曰:大道至简
它的价值在于:数字法则蕴含于人体之中
这就是尺度
它让我们与环境产生关联
难道不是吗 无需赘言
去看看鲸鱼、岩鹰和蜂蜜

柯布西耶,直角之诗

原始性

藤本壮介所谓的原始性体现在建筑、家具、结构之间的界限被模糊。像原始社会的人类一样,拿起一块石头,它就是工具。遗憾的是,藤本壮介在这方面并没有创造性的成果。

这对建筑学的意义远远大于350这一数值,探索基于现代材料工艺、建造方式、结构、行为活动的模数体系。或许它不一定是以数字的方式呈现。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