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读藤本壮介︱千叶住宅 House O in Chiba

Sou Fujimoto

假室内与假室外

厚重而没有窗户的清水混凝土墙体,包裹着的是一个外部空间。而这些墙体挤压出来的,看似外部的空间,确是真正的室内。这种反常规的内外体验,瓦解了墙体作为内外界限的依据,室内出现室外的氛围。

在柯布西耶的巴西学生公寓(Maison du Bresil)底层也使用了相同的策略,并巧妙的用顶面的洞口以及上部主楼与一层的交叠关系,将这种反转的内外体验强化。

大舍建筑的螺旋画廊是利用材料对这一策略的极端表达,内部厚实墙体包裹着一个室外的院子,外部轻盈而通透。

柯布西耶,巴西学生公寓(Maison du Bresil)
王舒轶,柯布西耶建筑中的曲面
大舍建筑,螺旋画廊

树枝一样构成

层级结构

“主干-末梢”的层级关系与“公共-私密”相对应。主干既是房间也是走道。

独立的房间

和西扎设计的阿莱芒住宅和马略卡住宅类似的构成。每个枝头的房间都具有独立性,不需要迁就其他部分,房间的尺寸可以按照功能自由设置,房间的朝向也可以自由地调整。

伸展

建筑像树枝一样伸展到环境中,这种方式让建筑有了更大的外墙面积,也意味着要耗费更多的材料和更强的保温隔热措施。

看海的方式

为了控制视线,背海的一侧完全封闭。面海的一侧通过墙体开合来控制不同的看海的方式。与王澍建筑里的看山相比,这显然不够有情趣。

原始性

藤本壮介说要创造介于原始与人工之间的空间。他所谓的原始应该是建筑之前的自然,没有限定秩序的原始环境,而不是原始居住行为,这与他用洞穴来类比有些矛盾。

以洞穴为代表的原始居住行为,对自然环境充满了敬畏和恐惧,对界限的需求是明确的,与西扎的建筑气质更相似,谨慎地开每一个窗,更不会出现玻璃墙面。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