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伏伊别墅有正面吗?

命题的瓦解

一处由果园和广阔的牧场构成的极为美妙的基地,中央微微隆起,环绕着一条由百年乔木所构成的林带,住宅不应当有所谓的正面,位于隆起的至高点上,它将向四面开放。

勒·柯布西耶全集01卷

马塞尔·杜尚拒绝任何先入之见,所以他在一个小便斗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与杜尚同岁的柯布西耶,他想做的也绝不仅仅是一个没有正面的建筑,而是对“建筑有正面”这一命题的鄙视。

这种影响一直持续至今,你会发现,虽然建筑师依然频繁地使用“正面”这个词语,但它在当代建筑学中并没有明确的定义,甚至“建筑正面”的说法通常会被认为不专业。

直立行走的人

我们眼中的世界被束缚在地平线上
面向天空
想象那无尽且未知的空间
平躺着休息 或者死去时 背才着地
但是我站立着
正因为你是直立的 可以自由地活动
在大地上 你与自然建立了契约:直角
双脚着地 直立在大海之前

柯布西耶,直角之诗

建筑作为人造物,它的正面性可以被确立或剔除,但是人的正面性则是一个生物学事实。柯布西耶肯定了直立人的正面性,却否定了“建筑正面”,而两者却密切关联,这无疑是矛盾的。这矛盾是柯布西耶有意制造的?还是如文丘里所说是建筑与生俱来的?最终这矛盾造就了王澍所说的“力场 ”。

萨伏伊别墅朴素的、几乎是方形的外部,围绕着复杂的内部组合,通过建筑上的洞口和顶部的凸起,内部的复杂性隐约可见。

罗伯特· 文丘里,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勒·柯布西耶的一个关键贡献在于把生物学意义的功能引入空间的形式构造,而又不损害形式秩序的自足,于两者之间创造一张力场。

王澍,死屋手记

多米诺体系

多米诺体系的三维图解非常简练,它是一张如轴测图一般干净和精确的透视图。透视图是为了让你看清楼板的顶面和底面,它们都是如此的平整。你会误以为它只是一个匀质的板柱体系。事实上,它有明确的正面与侧面之分:楼板的悬挑只发生在一个方向,没有悬挑的地方可以和其他单元拼接,角部的缺口正是为了调和拼接时正面与侧面之间的矛盾。

当柯布西耶把多米诺体系应用到独户住宅时,依然保留了这一特征:楼板的悬挑只发生在一个方向。若库克住宅与加歇别墅的正侧面之分,可归结于狭长的用地条件,那萨伏伊别墅则是被强加了这一特征。

于是,萨伏伊别墅的平面不再是一个正方形,而是一个矩形。四个看似相似的立面,被区分成了两组,两组有着不同的构造逻辑。为了让他们依然看起来一样,在没有悬挑的一侧,柱子、墙体、滴水线之间的构造变得很复杂,甚至有些含混不清。

单向结构

继承了多米诺体系的单向特性,结构沿着悬挑方向分成五榀,天花板单向的主梁揭示了这一点。那些断断续续的梁与圆柱形成了“建筑物体”,在一个近乎完型的外壳里显得格格不入,看起来甚至有些怪异。

在内部,为功能发生了“移柱”,尽管“移柱”并不是必要的操作。然而,看似混乱的柱网却又被严格限定在单榀结构的范围之内。

柱子引发的矛盾

五柱四跨,柱子占据了C位,一颗柱子立在近乎对称的立面中央。自带雄性力量感的柱子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结构要素。你可以说它是没有图腾的图腾柱,也可以说它是建筑在竖中指,形式与空间的对峙又激发起了新的矛盾。

类似的柱子也出现在拉罗歇别墅、库克住宅的入口,但通过入口的偏心构成化解了这一矛盾。萨伏伊别墅则通过架空的U型的路径让出入口以外的三个立面都成为了“被看”的立面,而不是可进入的立面。

同样的问题,古希腊人可能也纠结过。虽然主流的神庙是八柱式,但也存在七柱式与九柱式。在萨摩斯岛赫拉神庙,这种矛盾直接体现为正面与背面的区分:有入口的正面为八柱式,背面为九柱式。

可居住的神庙

在帕台农神庙中,内殿“被看”的柱列与外部“可穿越”的柱列已经分离成两个不同的体系。外部为八柱式,雅典娜神像背后则为五根柱子。同样的分离也发生在萨伏伊别墅上:在内部,通过“移柱”满足功能,成为了可居住的“机器”;而外部完整地保留了神庙般的“五柱式”,神庙中央供奉的是可漫步的坡道。

装饰

在入口所在的立面,一层的司机房直接伸到了最边缘。仔细一看,又缩回了一些,让出了滴水线的位置。墙端头被削成了梯形,似乎是想暗示那两榀结构。中间的柱子被包裹了起来,在车头格栅一样的窗后,若隐若现。

若建筑装饰是为了强调什么或者遮掩什么。那这个柯布西耶不愿意承认的正面,使用了非常复杂的装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