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大楼︱格拉斯哥艺术学院︱斯蒂文·霍尔

EXTENSION OF THE GLASGOW SCHOOL OF ART︱Reid Building︱Steven Holl

查尔斯·雷尼·马金托什设计的格拉斯哥艺术学院被誉为现代建筑史上的一栋标志性建筑,现在,斯蒂文·霍尔为其添加了一栋新的建筑。如同学院中业已存在的杰出建筑一样,新建筑的空间同样围绕着光的主题而构建。

查尔斯·罗纳·麦金托什

早在1967年,当我还是一个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求学的建筑系学生时,我的历史建筑教授Hermann G. Pundt进行过一场关于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和查尔斯·罗纳·麦金托什建筑的讲座。讲座面对大约200名学生,时长为一小时。这是非常令人难忘的一个小时,Pundt教授在这场特殊的讲座中传达出的激情和热情深深地感染了我。

Pundt教授构思了独特的现代建筑历史和理论的教学思路。他的课程为期一年,教学内容从布鲁内莱斯基的佛罗伦萨花之圣母大教堂的穹窿顶开始,之后是申克尔的柏林项目以及路易斯·沙利文在芝加哥的建筑,最后以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作品结尾。我记得Pundt教授的陈述非常精彩,我们从不怀疑这就是现代建筑的真实历史(勒·柯布西耶并没有出现的一个叙述)。麦金托什的建筑,特别是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建筑,自那天起便在我对于建筑的无限热情中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光的运用

2009年,我参与了新格拉斯哥艺术学院项目的竞标,我们的事务所提交了资质条件。2009年6月我考察了该场地,充满活力的学校建筑和麦金托什对于光的运用让我倍受启发。我们对此做了很多的分析研究,这也成为了我们新建筑概念的灵感来源。

2009年9月,当我们正沉浸在位于丹麦的海宁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典礼的巨大喜悦中时,我接到了电话:我们赢得了建造格拉斯哥艺术学校对面的新大楼的竞标。我当时感到很惊讶。我知道这将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战斗,我们将会迎来很多的挑战以及质疑。

里德大楼(Reid Building)与麦金托什的格拉斯哥艺术学院老建筑形成了一种风格上的“共生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两个结构相互作用,整体感得到加强。麦金托什的结构在其建成100多年之后,仍然可以作为一个建筑作品和一处进行艺术创作的地方继续启发人们的灵感。最初的建筑语言在今天依然如当初那样清新。

麦金托什在他令人惊艳的建筑中巧妙运用了光的处理,以其别出心裁的方法启发了我们对不同光线中体量的规划。比例匀称的工作室和工作坊空间作为教学和艺术创作的核心,这些体量被安排在平面和剖面位置上,带有从侧面和顶部引入的自然光,营造出良好的工作环境。

三个“采光井”(driven voids of light)向麦金托什的空间表达了敬意,穿透进建筑物的核心,利用建筑的深度来提供结构、自然光线和垂直的空气循环。光线作为建筑中测量时间的方式保持着不断变化的状态。

坡道

贯穿整个新里德大楼中的“ 联系的通路”(circuit of connection)鼓励了各院系之间的“创造性摩擦”(creative abrasion),这也是学校运作方式的核心之一。

水彩画表明了内部流线:利用分层坡道,所有主要功能都被联在一起。

设有台阶的坡道作为开放通路连接了所有的主要空间——大堂、展览空间、项目空间、阶梯教室、专题研讨室、工作室、工作坊以及用于非正式聚会和展览的绿色阳台。这些设计上的独特内力和外力成为了创建21世纪新学校模型的催化剂。

项目同时采用了由内而外和由外而内的两种方式,由内而外包括教学和艺术创作的功能需求和心理渴望,由外而内则表现为与城市环境建立联系并营造出与麦金托什老建筑相互衬托的感觉——项目的设计充分体现了学校在城市结构中的诉求和目的。

© Iwan Baan
© Iwan Baan
© Iwan Baan

但是当我们刚赢得竞标时,我们收到了来自一些作者、评论家的批评,他们甚至攻击我们以前的作品、我们的设计哲学以及我绘制水彩概念图的手法。老话说得好“人总是在逆境中成长”,在这个非常紧张的时期它是我的一个自我安慰。我们的团队鼓起信心迎难而上,我们也得到了来自学校各方的支持,包括学校的前董事塞奥娜·雷德爵士(Dame Seona Reid)。

建筑体验

建筑只有在获得体验、通过使用者在空间中的行走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完成。这种不完整性可能类似于艺术的不完整性。一些批评者在建造之前就攻击建筑,他们也从来没有来这里真正体验过空间、光线和材料。紧凑度和亲密感的平衡是建筑的一个重要方面——我将其称之为触感领域(haptic realm)。

细节

整体几何造型、总体概念方案最终都会体现在细节处理和手边能够触摸到的材料上,例如门把手或楼梯扶手。

© Iwan Baan
© Iwan Baan

当形成建筑空间的细节的物质性变得显而易见时,触感领域便被完全打开。感官体验得到了加强;心理维度也参与了进来。

现在建筑物已经建成,它回应了查尔斯·罗纳·麦金托什热情洋溢的建筑精神,并且作为我对已故Hermann G. Pundt教授的悼念,他曾引用荷兰唯物主义哲学家斯宾诺莎的观点来评价这栋经典之作:“好的东西来之不易。它们难以获得,正如它们极其稀少。”

更多阅读

https://en.wikiarquitectura.com/building/reid-building-glasgow-school-of-art/#

https://www.archdaily.com/483381/seona-reid-building-steven-holl-architects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