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调基本成分不变性的类型学能否展现城市全部的复杂性?

王澍 虚构城市 Fictionalizing City

事实上,当罗西定称可以把城市假设为一个人工艺术品时,他是有所疑虑的,因为,类型做为“语法事例”并不等于城市的事物本身。对此,罗西以为:“在都市研究中,有关各种都市人为事实的认识与个案研究都未受到应有的重视。由于漠视这方面的研究(包括一些个体的,特殊的,不规则的观念而这正是最真实而有意思的观点,使得我们所建立的理论成为完全无用的人为理论。)可以认为,罗西在这里,烦恼的也是语言学研究中让人烦恼的一个问题,按照罗兰·巴尔特的说法,由于语言运用中存在于每一个记号中的怪物:固定型式,使我们只能通过聚集在那些语言结构中闲荡着的记号说话,城市不可捉摸的魅力就在于这些难以分类的闲荡记号。

但是,罗西仍然固执的坚持他的观点,他说道:“因为我企图建立一套分析方法,足以做定量的评估,并能根据统一的标准汇集研究资料,这套方法是以前面所提及的都市人为事实为主,并以将城市视为[人造物]和城市系由住宅区与首要元素的划分所组成的观点为基础。我相信如果由尝试性分类着手并对都市人为事物作有系统而相对性的调查,必能在都市研究的领域中获得重大进展”。罗西视城市为人工造物当然是重要的观点,因为归根结底,与之具有结构同一性的语言也是人造之物。尽管我们常常不自觉的把语言当做某种自然的东西,我们进而以为意识只是城市设计的条件,而没有认识到意识是有条件的,它受制于语言结构:强调分类也是重要的,因为语言即是一种分类现象,而分类是思维的基础,罗西把城市建筑分为首要元素与住宅区二大类的观点具有不容低估的价值,因为他把现代城市规划中根据功能分类所确定的层层叠叠的等级体系简化为二类,这就为类型的互换,为城市语言的再造提供了条件,使得整个城市有可能被当作语言的纯粹形式结构做语句和语义的处理,例如这使他可以把非住宅的纪念类型用于住宅之中,以便恢复被现代功能主义贬低了的住宅在城市中的价值。不过,我在这里首先想讨论的是,把城市假设为一巨大人工艺术品与“建立一套分析方法,足以定量的评估”的企图,两者关系如何?


相关内容

    […] 强调基本成分不变性的类型学能否展现城市全部的复杂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