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学毒药︱Hoon Moon

小猪佩奇突然间和柯布西耶或路易斯康一样重要了。而提到建筑形式,比起我们能想到其他任何东西,生殖器官与它关系更为密切。

《Lingam》(这就不翻译了),2011 ©Hoon Moon
《Erectile and Blowjob》(没看懂的不许去查) 2011 ©Hoon Moon
文勋 Hoon Moon,1968年出生的韩国建筑师

没错,这2张图名很污的手绘图与剖透视,就出自这位和矮大紧神似的韩国欧巴之手。

“怪蜀黍”建筑师

Hoon Moon 因为“吊儿郎当”差点从MIT毕不了业,老师都劝他转行,不要祸害建筑学。他甚至认为建筑设计就像是与客户调情,而建筑的过程就是与所有涉及该建筑的人举行一场集体的狂欢。

他在绘画中,有意将库哈斯CCTV大楼那样的色情隐喻放大。他毫不避讳地去发掘建筑与权力、欲望、机器、生命体之间的联系,他用带有偷窥视角的“春宫图”来表现他设计中丰富的剖面。

《108春宫图》,2000 ©Hoon Moon
《网络空间》 2011 ©Hoon Moon

东方神秘主义

从绘画中丰富的空间和形式构成中,特别是剖面的构成,可以看出Hoon Moon很欣赏很多现代主义大师的的建筑。但他同时也沉迷于印度哲学,他对瓦拉纳西的景观十分着迷,那里完美地融合了神圣和世俗、生和死。 他那“污污的”的手账中充满了东方神秘主义:模糊、超现实、密宗、曼荼罗、迷幻药、几何、符号、宗教、幻觉、图腾、潜意识。。。

在《天井中的蚕蛹》中,他将《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与建筑图纸并置。建筑的平面和剖面都为九宫格构成,一个生命体穿透其中。

《天井中的蚕蛹》1997 ©Hoon Moon

《建筑晚餐》

Hoon Moon 画过一张名为《建筑晚餐》的画,列出了对他影响较深的一些建筑师。OMA、柯布西耶、巴拉干、安腾忠雄等都在这个“菜单”上。

《建筑晚餐》2001 ©Hoon Moon

不禁让人想起,几十年前,柯布西耶也曾画过有些污、有些神秘的画。他的绘本与文本与柯布西耶确实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喜欢用身体来隐喻、喜欢以贝壳与软体动物作为主题。

“当教会进入朗香教堂之中朝圣之时,就如同男人进入了女人的身体,象征意义变得完整。”

柯布西耶
《直角之诗》A-4︱柯布西耶用身体、蛇、蛆虫来隐喻先驱者之路的曲折

生命体、机器作为建筑机制

Hoon Moon虽然是个神秘的绘画怪蜀黍,但他也确实是一个专业的建筑师。一方面他会把很多绘画中的想法都在建筑项目里面实现。另一方面他又会把已建成的建筑组合到绘本中,比如《城市机器人》。

Enjoy life and do you fantasy, it can become a reality!

Hoon Moon

Hoon Moon似乎有意识在抹去建筑、生物、机器之间的界限,他们之间可以相互转化。在《身体建筑》中人体的器官机制被转化成建筑,而《未来乡村》中,建筑则转化成一种生命体,与自然融为一体。《城市机器人》中,他把他设计的一系列建筑组成了一个变形金刚。

所以在他的绘画中,更多出现的是一种综合体,像建筑,又像机器和生物,或者说什么都不像的超自然的物体。

《身体建筑》©Hoon Moon
《月球彗星建筑》©Hoon Moon

Hoon Moon 建筑作品

作为反抗的建筑学

库哈斯曾经用 “建筑学消亡论”来警告建筑师们要转变思维,王澍也用惊人的言论来表示自己对当今建筑学现况的不满。

同样的, Hoon Moon在做的,也是对现有空间生产机制的反抗,和对大家所公认的建筑学秩序的质疑。只不过Hoon Moon用的方法有点戏谑,而且充满了乐观。

与其说这是建筑学的毒药,不如说这是建筑学的解药。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