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基因

我们认为自己是原创的,但实际上我们只是传播和从事于别人的想法。卢卡·西伦齐从进化理论中借用了一个概念来描述当代建筑形式在交流和转化中的进化过程。

关于建筑语言分类的作业假说

我们经常听到有关大型国际建筑事务所的工作,好像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能够建造自我指示的“个性单品”,不需要和世界其他地区进行联系。然而,经过仔细的研究后,我们才惊讶地注意到那些项目之间的相同、相似、相融之处,这些项目分隔数千英里的距离,而建筑师也来自不同的国家。直到最近,针对竞争,一些著名的建筑师开始谨慎地树立和提高他们的品牌认知度。你绝不会混淆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与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的建筑;或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与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或MVRDV事务所完成的项目的。每个工作室都有属于自己的、非常个性化的语言,直到最近。如今情况看来似乎有所不同了。

克隆体的进攻?

无可争辩,例如,项目的相似性——MVRDV事务所设计的挪威银行总部大楼(挪威首都奥斯陆,2003年)、OMA库哈斯设计的鹿特丹Stadskantoor行政办公大楼(荷兰鹿特丹,2009年)和JDS事务所朱利叶·德·斯密特(Julien de Smedt)设计的“杭州波浪”酒店和办公综合体(中国杭州,2011年);或者BIG事务所设计的Vibenhus办公大楼(丹麦哥本哈根,2006年)与OMA库哈斯设计的滨海大厦(中国深圳,2011);以及BIG设计的维尔纽斯世贸中心(立陶宛维尔纽斯,2007)和MVRDV设计的未来之塔(印度普纳,2011),它们之间都有着相似之处。这些相似之处并不仅仅局限于形式和方法上。

在全球范围内精选最流行的建筑“文化基因”

创新与原味

这个问题是很复杂的,它与文化表达有关,被当作是一种理念、信仰和说明机制,这种机制还包括建筑语言和空间形式处理方式。

文化,或者建筑文化,几乎可以说并不是一种构建在思想之上的原始量子飞跃的直接结果。相反,任何理念,以及一般而言的人类思想,都是由组合/分解已有信息而产生的,迟早会以某些突变形式而再生,从而进入到我们的集体存储知识中。

在1976年出版的书《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中,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提出了一个类似的概念——“文化基因”(meme),来解释文化和信息传播的方式。这些“文化基因”,即文化传播的单位,既适用于我们,也可以用于其他的媒介中,例如所有形式的“存演化过程,“将会产生一个项目” ,进行向前发展的一步。换句话说,是“对变化和选择的一种应对方式”。所以,与文化“创世论”模型(当然这个模型仍然具有广泛的应用领域)或自然地称为“创造性”的现象相比较——我们发现自己站在了问题的另一面:更多时候,我们倾向于思考,为了更清楚地认识到事实的真相,我们必须“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类似于遗传学中的“主导角色”(dominant characters),具有显著的传播和复制能力(例如古典柱列排序、或在庙宇建筑中被广泛使用到的三角墙、或者最近的、到处都可以看到的俄罗斯方块形式),当然还有具有“较弱”形式的“基因”,较少或根本不存在传播能力:也许本身也是很好形式,但是在应用上却是不成功的。

关于“不完全开放的立方体”主题的笔记,在艺术和建筑领域中的规模变化和范例转换

传播、感染与大流行

因此,针对项目之间存在的令人尴尬的相似性这一现象时,比如上面提到的这些,如果说我们可以认为我们处理的是一种琐碎的模拟现象,或更糟的,是剽窃现象,那就显然太过于简单而片面了。相反,应该公平的说,近年来我们所目睹的现象显然是一个颇具传染性的重复过程,例如“方块/俄罗斯方块”形式的基因或MVRDV事务所建造的具有“极端悬臂”形式的WoZoCo老年公寓。

创造性行为其实并不是绝对的

通过很多的案例我们已经看到,所谓的创造性行为其实并不是绝对的,或者说是“凭空而来”,这种创造性行为实际上是一种“带有变异的和选择性的模仿行为”,出现于进化发展过程中。如果你愿意相信,所谓颇具创造性的设计,不过是一次“规模变化”或“范例转换”的飞跃形式。

我们总是从我们获得的数据和信息开始,基于此再向前发展(或者,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可能也会停滞不前甚至倒退)。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正如我之前所说的,认为建筑工作是一次“独一无二的行为”,孕育于崇高的、自给自足的、如创造者或造物主般的设计师的头脑宇宙中的这个想法显然是错误的。

建筑语言分类”的可能性

其中的每个“分类单元”由一组有规律的实体组成,这些实体可以追溯为分享同一理论或统一的正式规则(或是文化基因)。

我们希望它能够作为一个起点。我们的目的是建立一种带注释的项目和建筑实体的信息库,提供尽可能多的有用的信息,诠释出它们的发展进程和相关联的要点,以及新论题和新观点的进步和飞跃(里程碑),潜在的存在或消失。理解为什么有些想法会比其他的想法更成功。最后,再揭秘这些孤独的、天才的“美的缔造者”们总是能够在体系优良的公司中大放异彩的秘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