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会议宫 Palace of Congress

在威尼斯,和耶路撒冷一样。路易斯·康也发现这是一座有着足够的关于它的起源的证据的城市。他1968年4月提出的集会厅的想法看上去非常清楚,但是它在双年展上必要的功能和目的都足以激发路易斯·康的想像。

一个发生的场所

在他最初的汇报中,他把他的设计描述成“一个发生的场所”,接着,

“在威尼斯的国会大楼⋯⋯我希望建造一个思想的集会场所,一个可以产生思想集会的表达的场所。”

然而,它的形式是更加结构化的,也许路易斯·康对最早用建筑的方法来界定一个集会场所的想象有了进一步发展,在这个设计中,他的消极的和可以参与其中的集会之间画了一道明确的界限:

“我可以把国会看作好像是一座圆形的剧院一一在那里人们相互观望一一它不同于人们观看表演的电影院。如果不考虑基地的形状的话,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用中间的核心制造许多同心圆。”

桥的形式

有限的基地条件阻碍了路易斯·康的理想化的形式。为了避开基地上的树木,同时,还要保留业主要求他做的花园的比例,他只能把建筑设计成一个狭长的形式,并且简化橡皮土中的基础问题,他选择通过每一头都只用很少的支撑的桥的形式来支撑这个建筑。桥的想法在威尼斯有着特殊的意义,路易斯·康的设计被拿来和有着“威尼斯生活最有影响的戏剧舞台”之称的瑞阿尔托做比较。与每端都用巨大的柱墩作支撑的建筑不同,大厅本身视觉上很轻盈的悬挂结构保留了他认为对于它的目的来说很重要的庆典精神。早先的草图显示了设计的发展。在右侧的上部和下部,在吊床式的图解当中,是一个展现了一个悬索结构里面的剧场梯形座位的剖面。他进一步压缩了这个形式,正如1969年1月他在威尼斯汇报他的设计时所解释的:

“因为基地很狭长,我只能用平行的两个片切人圆形的剧场⋯⋯在大厅中的印象就是人与人的相互观望。集会大厅的曲线很微小,从而保持它真的是一条有着缓坡的街道式的走廊的感觉。人们会想起锡耶纳(Siena)的帕里奥广场(Palio Square)。”

路易斯·康在锡耶纳的旅行速写成为了他最有力的形象之一,一个非常有用的集会广场的模型。

集会建筑与回廊

在理想的圆形剧场形式中,路易斯慷也增加了一个门廊式的空间,使这个设计与他另外的集会建筑设计更加一致。正如他所解释的:

“每一边⋯⋯都有两条⋯⋯通向座位的街⋯⋯还有人们可以从国会中走出来单独讨论的壁龛。”

展示了会议宫在基地上微妙的位置,以及它与后来增加的保持独立的元素之间的关系:一个立方体的入口亭子,以及后面的另一个包括美术馆和工作室的立方体结构。路易斯·康在这些元素中,就像集会大厅本身一样,采用了简单的、整数的基本模型关系。考曼顿特再一次成为了路易斯·康的顾问,以保证结构的效果。1970年,在他的坚持下,部分的拱形洞口被从矮墙上移走而代之以被斯·康渲染成古代柱廊的栏杆。

在通常情况下,即使在项目不确定的时候,路易斯·康也不会停止设计,因为政治的争论使它的实施变得不太可能。后来,在1972年,他很高兴地在古船厂(Asernale)附近一个新的基地上重新实现了他的设计;在那里,建筑真正成了运河上的一座桥。与密克维色列和胡瓦犹太教堂的设计一样,他顽强地坚持他思想中的假想的真实存在的概念,这是他思想中难以割舍的一个重要部分。他仍然热切地期望实现他的理想,这既是它们的正确性的部分依据,也是衡量他的成就的一个标准。在他的集会空间设计中,它为扩大个人价值的集会的普遍品质提供了形式。

威尼斯会议宫 Palace of Congress
威尼斯会议宫 Palace of Congress

(2008)路易斯·Ⅰ·康的未建成作品及其思想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