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设计观念的“语言学转向”

王澍 虚构城市 Fictionalizing City

从城市设计的角度看,这种观念的转型也是至关重要的。换句话说,现代建筑学的发展,正是对纯粹的形式主义和教条的功能主义的克服,使得城市设计,一种把建筑作品放到更广泛的背景中考察的思想成为有意义的研究课题。广义的说,首先,我们认为城市是由各类语言活动共同创造的人为事实,借助于现代语言学的思想,特别是符号学思想和方法,我们试图使得通常被划分为纯艺术语言(诗、文学、绘画、雕塑、戏剧、电影、建筑学),实用言语(语言的或非语言的实用建构)或不定形的情绪言语的复杂的语言活动,可以按照一种共同的结构的尺度加以分析。城市设计首先是一种价值观的设计,建筑尽管在其中发挥着也许是最重要的作用,但并非是唯一的作用,毋宁说它只是同一生活综合体的组成部分;其次,我们不会忽略各类语言的或非语言的类似物的特有区别,但是在一般性的观念层次上,它们都可以和纯粹的语言系统进行比较,建筑学与其它纯艺术学科进行观念融通的主要障碍就是它的实用性,即它不可避免的包含着人的行为结构,但如果我们把建筑学和其它各门艺术一起纳入语言学的范围内思考:就会发现,功能的实用性也就是语言的可交流性,我们不仅在实际中使用城市和建筑,我们也同时对它从观念上进行解释,所谓功能的现实性与实用性,不过是看它是否符合当下的意识形态主导的价值观与日常生活固定化的习常法则,是否符合不断在变化着的特殊的目的与要求,但是,语言学的研究告诉我们,语言做为一种系统,其目标不一定是交流性的,形式与内容之间的关系不过是一种暂时约定,对于一种固定的法则与对它的表达所形成的作品,各类艺术作品,传统上进行解释,审美并按规则的使用,但是对于一种其本身也要被构成的结构系统,新的观念是去实验、体验并去创造性的理解。现实性是一种神话,审美不过是一种语言事实,我们需要一种摆脱了特殊目的约束的功能方法,而且这样做时,有关的语言会显得更为真实;这一功能方法和此时此地的实际用途无关,而是对相关语言材料做同时性的分析,这也是许多结构主义思想发展所特有的原则。

于是,我们遇到了共时性和历时性的问题。从建筑学的角度看,历时性指的是建筑语言随着特殊的功能变化不可避免的改变性,而同时性则指的是建筑语言的形式系统相对的不变性与稳定性,这也涉及索绪尔最初所做的语言和言语的重要区分,我们现在说语言的潜能与现实社会中的具体实行。语言的功能方法就是特别注重语言的潜在形式的分析,并认为它是同一生活综合体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同时,对这种语言材料的共时性分析的确是得以了解相关语言性质和特点的唯一可能方式。但是,我们需要越过日内瓦语言学派的界限:历时性并不排除功能和系统的研究。反之,如果没有这种研究,历时性的观点就不完全,正象共时性没有历时性也是不行一样。

在城市设计研究中,这种功能方法的运用,使得我们不仅可以把特殊的城市语言复合体和其社会的与历史的材料彼此加以比较,而且也可以既从历时性又从共时性方面去发现和比较语言系统的结构规则。这样我们就有可能克服大部分是解释性的和往往是缺乏成效的方法,即孤立地或充其量作为一种隐弊的机械论的结果。

不过,把城市建筑当做一种语言,对其结构法则进行研究,的确是相当困难的,真正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建筑学工作非常罕见。因为结构并非是一种可以依靠的在分析材料之先的框架,很多人甚至连分析的起点都难以找到。因此,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格雷夫斯听到罗西的死讯会如此悲痛:“我认为,罗西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寻找一种可以称之为建筑元素的建筑师之一。”从罗西的《城市建筑》一书来看,尽管研究还是相当初步的,但他不仅自觉的运用结构语言学的思想和方法,而且他也为自己找到了分析的起点——城市建筑的类型。当然,罗西对类型所下的定义可以争议,但基本上是准确的,即类型是一种语言学的潜在事实,类型与建筑的关系是潜能与实行的关系,因此,一座实行了的城市建筑就同时是记号、结构和价值。必须强调,罗西所运用的方法更接近于形式主义的方法而不是功能的方法,但就二者都是分析的和构成的方法而言,与我们所习惯的传统的解释方法几乎截然相反,即没有前提也没有一个可以预先把握整体的框架,实际上,传统的理论要么在作品之前就划定了结果,要么在作品之后进行解释,真正的分析非常少见。而从传统的研究立场看,分析几乎就相当于一种艺术实验,因为它声称连方法也要随分析定,并且直接从细节入手,罗西在《城市建筑》一书中始终围绕类型与城市建筑的关系讨论,最终也没有一个哪怕是理论上的总体城市设计的设想,甚至连足够大的片断也没有,以至很多人根本不认为这是一种城市研究。在我看来,罗西的做法体现了理论立场的坚定,城市的价值体现在语言性的建筑类型之中,而不是体现在随社会意识形态风尚变化的所谓现实性的实用之中,现代城市已经深受那种整体设计,整体变化的机械决定论之苦,他所倡导的局部解决论既是符合城市发展的事实的,也是少有的能对实际的创作产生有效影响的理论,因为这种理论本身包含的分析技巧与实际的设计技巧非常相似,类型区分功能,但本身并无固定功能,区分意义,但本身并无意义,它和现实的关系是间接的,但它本身就是一个可以独立存在的实体。这与结构语言学中的音位学系统的结构原理在观念上和方法上都是一致的。就索绪尔以后的现代语言学而言,在区分了语言和言语之后,在认识到语言的能指(形式)与所指(概念)之间的约定性,任意性关系之后,在由此宣布语言实际上是一套独立的形式系统之后,音位学首先得到了发展,那么,什么是音位学系统的结构原理?它的影响,会使我们把什么看做是城市设计中建筑语言的分析起点呢?


相关内容

    […] 城市设计观念的“语言学转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