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作为一种符号学事实的艺术

王澍 虚构城市 Fictionalizing City

就这类问题的解决,在坚持一种高度组织化的城市建筑类型学的价值的同时,我们特别能从形式主义的诗歌研究,立体派的造型艺术以及如布莱希特式的现代戏剧等不同的艺术事实的秩序系列中得到启发,同一些要素在不同的组合中发挥的作用也不一样,罗西因此提出“类比城市”的原则,即一个类型化建筑完全可以同时出现在一座城市中的不同地方,另外,形式主义的异化手法有助于增加这种组合功能中的多样性。事实上,只看罗西的理论而不同时参考异化手法的作用,就很难全面理解他的城市建筑作品,例如,他在巴黎的集合住宅设计中,两个类型化组合的联结点,实际上是一个城市邮简的建筑比例的放大和简化,这突出了类型化建筑语言的系统性特点。结果,城市建筑的类型,即它的相当于内在语言成分的部分需要看成是一种预定城市空间存在的价值系统,决定城市的文化走向的部分。这就使城市建筑学上的诗语自足体显明起来,并且突出了它的特征属性。这并非没有意识形态上的价值,在正统的建筑学中起着辅助作用的一切交流性的、实用的语言成分以及正统建筑学所忽略的一切弃物性的,不纯的,甚至是非建筑的一切语言成分,在诗语自足体里都获得了自己的独立价值。在实用中形成的语言成分的自动等级系统在诗化的城市设计语言中就被放弃了,只有在这种意义上,我们以“虚构城市”的名义呼唤着一门独立的城市设计的诗化语义学的诞生。

一门这样的城市设计的诗化语言学引起非议是可以预料的,其中主要的怀疑可能是,这种方法研究的只是城市的美学方面,城市不仅有美学功能,也有其它功能的定义,而这里所强调的是城市设计中美学性的考虑是第一性的,也是决定性的,这需要在理论上进一步阐明。就结构主义思想的原理而言,答案首先在于城市是种符号学事实的艺术。


相关内容

    […] 城市作为一种符号学事实的艺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