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城市模型上的兴趣分离

王澍 虚构城市 Fictionalizing City

从我们对城市的直接体验出发,对罗西的城市设计理论提出指责是容易的,即使在知觉的层次上,我们也看到城市的客体既是聚合的,也是零散的,既有不变的常态,也有不能忽略的偶然因素。事实上,二十世纪的建筑学中,城市设计的兴起的重要原因,一个就是我们对城市规划中整体设计的怀疑,一个就是人们对它的对立面,我们称之为“城市形态”的兴趣。《拼贴城市》一书的作者清晰的描述了围绕评介二十世纪城市模型的兴趣的分离:很明显,一方面是向前着,是对科学神话的迷信,通过将勒·柯布西埃的城市看作是一种完善和美化的,由技术和科学所引发的未来城市的发射平台,仍然可能存在一种过于乐观的肯定主义另一方面是回头看,是对城市形态的迷信,“城市形态(Townscape),一种英国山村、意大利山城和北非小城(North African Casbahs)的膜拜,是一些恰当的偶然事件和匿名建筑,……可以认为城市形态思想来源于立体主义和后立体主义的传统……,它暗示了一种对无序和个人修养的热爱,对理性的反感,对多元化的热情,对特有风格的喜好以及对普遍性的怀疑”。(见柯林·罗《拼贴城市》)罗西的城市研究,必须放在这样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中去评判,在我们凭借直感对他指责之前,首先要问的是:他的城市设计理论倾向于上述两条道路的哪一条?


相关内容

    […] 二十世纪城市模型上的兴趣分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