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现代化公式与两种现代建筑传统

王澍 虚构城市 Fictionalizing City

拼贴城市》给出了一个观念性的答案:“永远表明不喜欢艺术的现代建筑的传统已经明显的将社会和城市看作是高度传统的艺术形式——唯一的、系统的;但是另一种显然更加艺术味的过程方法,正如人们所看到的,从未被认为可以与‘基本”原则有字面上的结合。现代性的另一种占主导的传统永远产生一种讽刺的,间接的,而且含义多重的美德”,通过对毕加索作品的分析,作者对后一种方式做了更加细致的描述:“前者的(被日常语言直接的现实性断定的)功能和价值:(经由)变换环境;激发一种组合的态度;意义的一种开发和循环(是否已经可以足够运转起来);具有相应的指称、回忆、期望的组合功能的废弃:记忆与机智的结合;以愉快的回忆和期望的方式以过去与未来的辩证法,以一种图式内容影响的方式,以一种时间和空间冲突的方式……,人们也许会辨别出头脑中的一种理想城市”。

如果回复前面关于语言结构的两个范畴,直接断定性的城市构造法主要是针对建筑语言本身的,它提醒我们语言决不仅是交流的工具,它是有独立价值,即独立于主体也独立于主体的对象,正是语言的这种性质使它是间接的,我们应该记住索绪尔的论断:正是能指与所指的关系:或者说功能与形式的关系的任意性,使语言首先是一套纯粹的形式结构,它的深刻性使我们在用语言运思之前既已预先决定了我们的思考,《拼贴城市》开列的二列名单的前一列,可以说是“现实主义者”,对于语言本身的这种力量缺乏自觉,而后一列则都是语言意义上的自觉探索者,但是,正如人们都常把文学理解为组或一套作品那样,我们也可以把城市定义,或者假设为一套作品吗?


相关内容

    […] 两种现代化公式与两种现代建筑传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