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垂直住宅

Tokyo’s vertical thresholds

自由平面

“自由平面”的理念是针对构建垂直概念这种特殊建筑类型的一种实践手法,通常在住宅和公共使用建筑中都会涉及,需要考虑一系列的问题:高低层建筑类型之间的关系;现代主义教条的反城市理念与当今城市之间的相遇;以及公共和私人、个体和集体社会结构的实际融洽关系。

相比妹岛和世所建的芝浦的“公共空间”概念,下面介绍的这两座私人住宅则涉及到与城市文脉相反的领域。第一个是西泽立卫所设计的一栋四层住宅,位于城市中一块狭窄的用地上,在选址上回应了他的“业务合作伙伴”客户想要生活在城市中心的愿望。这里靠近他们办公以及管理全球业务的地点。第二个是由藤本壮介设计的位于东京一个居民区的独立住宅,它的周围环绕着一些不寻常的小商店、低矮的住宅,人们的出行主要依靠步行或者自行车。

通透性和视觉连续性

所有这些项目表明,更加密集的住宅结构能够解决基本的空间需求,即居住者的最低居住需要,且对环境的依赖较小。这些建筑都具有一些相似的特征,例如具有一定通透性和视觉连续性,没有或者简单设计建筑外立面,通体安置有从地板到屋顶的落地窗和窗帘。建筑不设过于复杂的调控系统,只是简单的安装了空调。

是否这种相对含蓄而简化的风格是由垂直建筑的特性导致的?这个回答是否定的,与犬吠工作室的竖直的家庭工作室相比,通过对它周围环境的细致研究表明,建筑外层和窗户的巧妙设计可以降低与附近建筑物产生的冲突,并最大限度地扩大了在东京市区密集街区的建筑视角。

更确切的说,犬吠工作室的例子向我们证明了这些建筑,特别是住宅建筑,是如何成为了这类项目的代表声明,并被视为热情高涨的激进宣言的。

极端居住

众所周知,女医生艾迪斯·范斯沃斯(Edith Farnsworth)曾感觉自己的住宅不舒服,远在伊利诺斯州的农村地区,没有任何有效的环境控制系统,受高土壤饱和度和湿度变化的影响,她的住宅遭受了一些由于气候变化导致的不利后果。地面升高,尽管今天看这也许是全球变暖的必然结果。

受任建造这种住宅似乎是在探索有些极端的解决方式,所付出的代价包括破坏亲密性和接受向城市全方位暴露他们的独居和个人主义态度,甚至是涉及到整个家庭。

一切都变成了一个“自由计划”。移除覆层后的建筑似乎没剩多少空间,(这是一个在视觉上而非触觉上“虚幻”和“程序化”的概念,受现代建筑“移情作用”的影响所导致的结果),它差不多代表了“极端居住”类型,这些建筑物中的每层每个地方都体现了这种理念。

技巧

这些项目中,通常会使用一些“技巧”来表现这类“极端居住”形式,针对那些由于建筑规范和安全法规所形成的限制,需要保持在合法的边界以内。日本建筑的私人住宅建设中会经常用到这些手法,由于规定的限制,这种操作手法把责任从设计师身上转移到了项目业主身上。

与本文中这两个住宅例子比较,手冢国光设计的著名的屋顶住宅(Roof House)是建筑师把屋顶露台稍稍倾斜,因此形成了一个合适的屋脊,能够防止擅自安装矮护墙,不会违反规章限制。这里为了建筑师和业主的利益,我们应该回避这个问题,读者应该能够明白对于是否安装围墙、或者在建筑物、建筑红线的相邻面是否安装抗震窗户等这类问题是取决于法律规定的。

生活在一起

如今,类似的对比也许是过于简单了,在当今模糊且宏观的情况下,东京地区,包括其他地方“当代工程”和当代住宅之间仍然存在着脱节。这两栋住宅对于公众而言昂贵且遥不可及,它们只是代表了那些社会精英们的选择:独特的居住设计,不是面向大众阶层,而是针对特定的个人做出的具体的选择。综合看来,这些建筑测试了一个原则:在远离城市语境的情况下(“自由平面”成为生活空间,就像范斯沃斯曾经梦想的那样),绝对会把城市的现代乐园“降低”到集体水平。从这些结构中我们学到的不仅仅是关注平行居住的叠加,还有把尝试“生活在一起”作为其中的一种解决方式,这不仅仅适用于东京地区。尤其是面对未来城市密度不断增长,气候不断变化的情况,这对于建筑师而言是一种恩赐。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去处理这个问题,而不是逃避这个问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