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功能 Form/Function

路易斯康 Institution

功能类型与形式类型应该可以分离,建筑应该回归建筑本体。

现在国内很多高校校园主流是,讲究功能轴线,场所性更多是依附在功能基础之上,只要好用并且符合现代审美就可以了,但是感觉不到大学的精神。我把校园建筑组群中的功能类型尽量摒弃掉,用同一种语言逻辑去组织,核心是营造某种契里科式的场景。学生在这里会受到一种莫名的制约,让他们回到学习的氛围中去。

在这种场景下,学习转化成了某种仪式,这也是我对于建筑过于强调功能性的抵制。功能是人基于现在的理解提出的,它很可能是临时性的,甚至是不合理的。我们可能需要压制某种常态的功能,站在认知的角度去理解建筑,刻意塑造特定指向的场景仪式感,让人感觉到敬畏,感觉到某种强大的场所精神。这也与我所追求的自治性表达一致,不仅没有淡化建筑,甚至强调了它的存在。

魏春雨

棚体和地道

棚体是一种容器,正像我关于鸡蛋所提到的那样,它从自己的功能中获得了自己的形式,其次才承认使用者的存在。容器的合理形状是简单的中心对称,尤其是球形。

与此相对的建筑类别是地道,再次作为一种纯粹的抽象类型,只是为了居民的身体通过的缘故。通过开挖路径并留下来作为将来使用的通道,因此规定使用者的通道和铁轨一样无法改变。

我这里所描述的是虚构的极端。在实践中,任何建筑方案都把两种方式的特征以某种比例结合起来;但是为了描述这种比例,人们必须首先定义比例的极点。也很显然,这两种观念不只是建筑设计的两种方法,而是起源于审视人类存在和两种不同建筑风格的深层次的方式。人们可以通过说棚体的构思者在本质上是建筑者,而地下通道的构思者是挖掘者;或者用雕塑术语来说,一个是造型师,另一个是雕刻师。

鲁道夫·阿恩海姆 Rudolf Arnhe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