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居︱Amancio Williams

溪水之上的房屋/THE HOUSE OVER THE BROOK

这件非凡的建筑作品,是由阿根廷大师Amancio Williams于1943年为其作为音乐家的父亲设计。这位南美现代运动的伟大倡导者设计建成的这座建筑,表达了空间、技术和形式的品质。

“真正的建筑师把模仿早期作品的艺术衰落期视为历史。而这正是创造新艺术时期的开始,其创意可以通过华丽的表达方式展现出来”

Amancio Williams

这就是阿曼西奥·威廉姆斯(Amancio Williams)对其专业意义的定义,以及他所做项目的主旨。威廉姆斯(1913年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卒于1989年)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获得了无数荣誉,进行了无数项目的设计,但真正建造的却屈指可数。

溪水之上的房屋

他建造的最重要的作品是溪水之上的房屋,是为他身为音乐家的父亲所设计的。建筑体包括其附近的一个小的服务庭院,供家里的仆人居住。两栋建筑设计于1943年,都位于公园内,并且相距不远。因此,人们会很自然地认为,这两栋建筑在组成和外形上相似。但是,两栋楼的设计实际上差别很大。仔细观察会发现其构成之丰富,有别于威廉姆斯所有其他建筑。他的方法属于一种不寻常的建筑设计范围,基于连续的反差和一种对立逻辑,从而产生令人惊奇的独一无二的成就。把一所房屋建于湍流不息的水流之上,难道不是稳定性象征的一个矛盾体,但同时也是一个绝佳的解决方案吗?

通过平面图可以能看出威廉姆斯处理环境的谦逊。他寻找到了一处使建筑对周围茂密的植被造成干扰最小的地方。因此,房屋建造在溪流之上,通过在不再被分割为两部分的场地上营造一种新颖的动态学,成为了设计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建筑的纯粹形式拒绝任何简单融入自然景观的尝试,同时还要求和周围环境保持亲密对话。房屋一层的附属建筑通过使用经过复杂加工的材料,使得在自然与建筑的距离中,整个过渡是逐渐而缓和的。这种渐变性伴随、并引导我们进入屋内。

桥结构

即便如此,该住宅的独特之处还是在于使其跨坐于溪流之上的桥结构,通过为同一座建筑提供场地,而使两边场地联接在一起。威廉姆斯在钢筋混凝土中设计了一个创新结构:用细长的弧形和稀疏的垂直部件支撑楼板和护墙。这种情况下,楼板和弧形在结构上就能共同发挥作用。另外,受罗伯特·马亚尔30年代不同的桥的项目设计的影响,护墙在结构中发挥着积极作用。

纵剖面。比例很精确——在平面图和剖面图中,都由成对的黄金 比例矩形组成。

同时,由于清水混凝土的使用,它有助于强调整个楼体的可塑性和轻盈性。威廉姆斯用化学方法和锤击试验分析了混凝土,他喜欢这种可以表达自由形式的材料。由于其纯粹的形式,威廉姆斯决定用细节来丰富其朴实的外表,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房屋在整体上被视为一个纯粹的物体。细节不是装饰,而是完美和创新技艺的展示。

入口为了看上去更精致,混凝土和当地的鹅卵石混合

威廉姆斯通过采用当时来看不同寻常的建筑技巧,以有趣的方式处理了屋顶板。钢筋混凝土楼板有高出楼板的边,里面有一个面层坐落在一个小的砌体支墩上。在其顶端,他放置了“物件”——从天窗到水箱——这样的组合似乎不亚于勒·柯布西耶的纯粹主义绘画,始终完美地响应着最严格的技术和功能需求。

内部结构

桥结构根据溪流呈轴线对称布局,但房屋平面却是相反的方向。其基本平面是对所谓“香肠”房屋的类型学的重新阐释,这种房屋深深扎根于潘帕斯草原的历史和文化中。


入口层平面图,一层平面图

如果庞贝房屋包含一个中庭,房间朝外开合,“香肠”房屋则通过跨越中心的简单分割线改变了这种类型学。这样就有了一个分成三部分的平面:一排卧室,一个连接走廊,以及开放空间(中庭)。

溪水之上的房屋很清晰地展示了同样的三部分。通过分析座落在桥结构之上的建筑平面图会很容易发现,其房间列成一排位于一侧,另一侧是一个完全统一的空间,加上周边朝向外面的带形窗户,共同诠释了中庭的概念。在中间,卧式的楼梯和过道作为走廊。

这位瑞士大师和威廉姆斯的密切关系在服务亭的设计中也是显而易见的。这座小的附属建筑物是各种信息的浓缩,帮助我们理解并欣赏这位阿根廷建筑师的创作思维。庭院紧挨着房屋入口。实际上,从威廉姆斯亲自设计、让人想起那些散落在南美大草原的农场使用的双翼门进去后,我们就会看见右侧的车库。一条足够一辆车通过的道路从这里向右弯曲,通向主楼。但是,在茂密的植被中间,整个建筑中首先被看到的是附属建筑物。这个庭院设计用于容纳车库,并为佣人提供住宿,这样就明确了功能规划,并设想出了另外一个住所,只可惜这里的空间太小了。

一个露天的庭院把厨房和卧室分割开来。中庭是个很重要的空间,是小尺度生活居住区内交通流线和家庭生活的活动中心。在中庭中,盥洗盆协助确定布局尺寸。这里基本上有三个元素:两间以白灰涂抹装饰的卧室;弯曲的天然石墙,其两端一侧围住厨房,另一侧围住车库;开放的中庭区域。白色体量包括两个面积相等的房间,中轴线两侧各一间。门厅和卫生间从中间将其隔开。这并不是一个常规的平面,而是由两个圆周相叠从而切割出来的形状。这个小建筑体的独特性在于它的屋顶,它使我们联想到勒·柯布西耶对低拱顶的研究,尤其是被称为Ma Maison的素描。威廉姆斯借用了这个例子,用两个钢筋混凝土拱顶来建造屋顶,并以法国工程师尤金·佛雷萨纳特提倡的方法进行预先建造,位置与两个卧室一致。房间内部大多通过上部拱顶和围墙之间的小孔进行采光。

这座建筑显示出了优良的可塑性,威廉姆斯展示了他善于利用施工技术的潜能,及对建筑组合的把控能力。他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不断地完善着这些能力,并建造了其它具有罕见之美的范例。

目录